我们

苏州工业园区25岁印记 | 图腾向左,后工业化挑战向右


原创 2019-05-02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25岁1.jpg        今年4月,苏州工业园区25周岁了,师从新加坡经验的小朋友到了壮年。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对苏州工业园区这个学生,打出了70分的评价。在《李光耀回忆录》中,他曾这样说:“苏州工业园区成功的关键在于中国高层领导的智慧与才干,以及各层人员的辛勤努力,我们选择苏州是正确的……我给苏州工业园区的建设成绩打70分,这是个相当高的分数那里风景宜人,总体规划给人一种很新加坡式的印象。” 

在国内,苏州工业园更像是一个行业的图腾。业内戏称,中国有两种园区:一种叫其他园区,其中叫苏州工业园区。可见其在中国园区发展历史上的特殊地位。

规划 | 一张规划图,管它到结束

苏州工业园区位于苏州东部,毗邻上海,行政区划288平方公里,位于金鸡湖畔的中新合作区占据了80平方公里。 

25年来,苏州工业园区以约占苏州全市3.2%的土地、7.6%的人口,创造了全市15%左右的地区生产总值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5%左右的进出口总额和实际利用外资,成为苏州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25岁2.jpg

     苏州金鸡湖风光  来源 | 摄图网 

苏州工业园区在规划伊始,便以“高调”在业内闻名。1994年,在苏州的GDP仅仅720亿的时候,花了3000万人民币请专业机构为园区编制总体规划,让开发区同行们大吃一惊。

按照规划,园区中部建有居民区,工业区则建在外围。园区的交通和公共设施网络与市区紧密相连。该设计为最大程度的产城融合打下了坚实的的基础。

 25岁3.jpg

在当时,苏州园区的规划在三个方面可谓鹤立鸡群。 

首先,是苏州工业园区在规划之初,便遵照新加坡在园区建设方面“无规划、不开发,先规划、后建设,先地下、后地面”的先进经验。当时很多人认为这笔钱花得不值,但事实证明,苏州的这一超前思维使得园区的发展极为受益。 

其次,与国内很多开发区短期内上项目,一路再做调整,以期达到节约有限资源和快速启动的目的的“滚动式”发展战略大为不同,苏州工业园的总体规划体现了用一些列刚性约束机制,让城市规划大于市长”,实现“一张规划图,管它到结束”,贯穿了自1994年启动以来25年园区成长期的始终。 

最后,在处理园区行政版图上的278平方公里行政地域与核心的80平方公里中新合作区的关系时,苏州工业区摒弃了国内开发区普遍采用的“先区内、后区外”的做法。苏州工业园区从一开始就打破了区镇、镇域的规划局限,大胆地将周边乡镇定位成“中新合作区”的副中心,综合了园区地貌、乡镇产业布局,以及教育、卫生、商业、文化等社会事业各方资源,统一按照城市标准,与占地30%的中新合作区融为一体。

在上述经验中,苏州工业园区的最重要经验,还是“一张规划图,管它到结束”的理念。 

时至今日,在苏州工业园区,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规划之上。园区实行总规划师负责制,以制度有效制衡行政权力。苏州工业园区设计了一整套机制:园区将政府批准的规划公之于众,授权规划师审批各类规划申请,行政管理层不能干预正常的规划审批,技术管理层无权更改已通过法定程序确定的规划。如果投资者提呈的规划设计书被规划设计师否定,可以有两次申诉机会,一旦裁决,就得严格执行。 

苏州工业园区在开发建设过程中,无论工业用地、商住用地,还是公建配套设施用地,都严格按照规划用途使用,切实杜绝了开发建设的滥权、随意与盲目。 

这让园区的发展保持了科学性和稳定性。 

以极为理性和克制的发展态度,在最大限度尊重总体规划的基础上,苏州工业园区的建设大体呈现了五个重要阶段。 

第一阶段( 1994-1997年),8平方公里的开发,一流的投资环境,工业招商;

第二阶段(1997-2000年),工业招商、住宅区建设,邻里中心;

第三阶段(2001-2004年),工业区、住宅区扩张,商业区和休闲区建设;

第四阶段(2004-2008年),创新产业、现代服务业和社会公益事业的建设;

第五阶段(2008-至今),开放创新试验区、旅游业。 

梯度开发、循序渐进。正如苏州市委常委、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王翔近日对媒体的感慨:“园区开发至今已有20年,领导班子调整过多次,但开发区发展格局与当初规划设计几乎一模一样。正是有着这样的法治思维,苏州工业园区才能实现‘一张蓝图干到底’。”

证明 | 超前规划的妙用

回到1994年,新加坡带来的超前设计理念在园区建设时并不能被所有人理解。最有代表性的故事,是当时园区花费近30亿元巨资将园区中新合作区一期地基填平并抬高70公分事件 

1994年,在80平方公里的中新合作区工程建设伊始,在首期建设的2平方公里现场,中新两国工作人员的意见发生了分歧。原来,这块地块是一片低洼的稻田,极易发生积水。按照中国的老办法,如果要梳理这块地基,只要挖渠建坝就行了。但新加坡同行坚持,必须用土将低洼的稻田填平并抬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