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北京大迁徙!官方调查称居民对疏解整治支持率近100%


原创 2017-11-25 赵敏昊 彭露 创邑icity 11

编者按:这或许会是载入史册的一次大迁徙。北京的这个冬日,几天之内,数万人或独自一人或拖家带口地被迫搬离住所,在已居住的五环外继续往外迁移,到六环甚至是河北的固安、永清等地,而且,没有给他们任何商量的余地及拖延的机会。

1.jpg                            大兴区新建庄的外地人连夜搬离(来源/漫话嘉 摄影/木加)

11月23日一大早,杨哥(化名)的租户微信群里收到了公寓管理员群发的消息:“刚刚接到通知,两天内所有租户必须全部搬走。两天后断水断电,凡是剩余物品,按无主处理,请大家做好准备。”住在上地的杨哥是吉林人,在北京某大学食堂里做厨师11年。

被要求搬离的理由是几天前发生在南边大兴的一场火灾。这场大火导致19人遇难(其中包含8名未成年人),8人受伤。随后,北京市要求21部门开展为期40天的,以消防安全为重点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一家一家、一村一村地毯式摸排。

“清理整顿,不出租勿打扰”。24日,《创邑icity》记者来到杨哥住的这个大院时,看到一块醒目牌子挂在门前。走进大院,所有房间均已搬空,保安室门前的黑板上写着“剩余租户请于10月13日晚搬离,上级单位会将所有房间贴封条,贴封条后室内不能进入”。

对于这里的租户而言,所谓的清理整顿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但毫无疑问,火灾加速了这一清理整顿的进程。在距离上地50多公里外的大兴区新建庄——火灾发生地,23日的夜里同样有一群人带着家人,摸黑离开了一栋栋公寓小楼。这个冬夜,寒意袭遍京城。

2.jpg

                              大兴区新建庄的外地人连夜搬离(来源/漫话嘉 摄影/木加)

在北京西边的石景山,某旅游公司任职活动领队的陈勇(化名)很是生气。“前两天刚把暖气费交了,突然让我们搬走,说是现在大兴的事查得严。暖气费也不退。”陈勇告诉《创邑icity》记者,被迫搬出去之后,他临时住在一个朋友家,正在着急寻找新的住处。

他表示,许多出租公寓被清理之后,原住地区租房价格已过千元,楼房更贵。而如果像周围人一样搬至六环外居住,房租虽便宜,但每天通勤成本会成倍数地增加。“虽然家是河北的,可我又不想回家。已经在北京交了七年的社保,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陈勇说。

3.jpg

                               大兴区新建庄的外地人连夜搬离(来源/漫话嘉 摄影/木加)

周军(化名)住在双桥已有十余年。他发现,大概在五年前左右,因为规划要修建两广路延长线,他居住的小区周边那些城中村开始像南方珠三角一样,纷纷盖起了五六层高的“握手楼”,起初的目的说是为了要多点拆迁款,后来就纷纷打出了“XX公寓出租”的旗号。

这附近有一个医药产业园区,还有一个物流园区,华润双鹤药业、天天快递、宅急送等大型知名企业均在辖区范围内。这也给了这些公寓出租屋庞大的市场。这类单身公寓因便宜的价格、独立的卫浴、有空调等诱人条件,吸引了众多在周边园区甚至四环内上班的外地打拼者。

周军刚来北京时租住的是200元一个月的平房,但冬天没暖气,上的是公共厕所,这让南方来的周军难以忍受。后来,稍微有点积蓄的他和大学同学合租了一套二居室,但同样要共用卫生间和厨房等设施。所以,当这种一应俱全的单身公寓出现时,他也觉得性价比很不错。

当他的堂弟想来北京工作要找住处时,他推荐了这种单身公寓。但在带堂弟看完房子之后,他决定放弃了。因为他发现,这种广告上听着还不错的单身公寓实则环境复杂,安全隐患丛生。这种楼通常都是临时搭建的,大部分只有一个有门禁的出口,但却隔出了数十个单间。

4.jpg

                          大兴区新建庄的外地人连夜搬离(来源/漫话嘉 摄影/木加)

但即便如此,对于很多收入并不丰厚的来京务工人员,这样的单身公寓已经是最好的栖身之地了。而由于大量外来劳工的涌入,和当年的珠三角一样,北京五环外的本地居民主动地或被动地进入了物业领域,在这个过程中,衍生了一个庞大的“地租经济”现象和“食利阶层”。

这个“食利阶层”又分三个层次,一个是村集体,他们以土地出租或厂租为利;一个是村民,他们靠厂租分红和自家房租食利;还有一个就是二房东,这些二房东也大多是外地来京谋生的北漂。“房东跑了,反正房子也不是他们的,都是二房东,押金都不退。”陈勇愤愤地说。

这样的单身公寓在北京有多少?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做了一个初略的统计,大概有26000多家。它们主要分布在北京的五环外,四环内主要集中在南城区域。其中,昌平区天通苑的单身公寓数量最多,有206家。其次是清河、西北旺、马驹桥、定福庄、沙河、西二旗等区域。

5.jpg6.jpg

2017年的北京大迁徙,不只是这次被不少人称为的“赶走低端人口”,还包括年初雄安新区获批后大批北京企业和人群都将迁移至此,以及今年年底即将入驻北京副中心通州区新北京行政中心的各个部门。

早在五年前,北京就设定了2300万的人口天花板,并开启了“以业控人、以房管人”的人口调控措施。过去五年来,各区县领取人口疏解指标。

北京大迁徙的路线图基本为:东西城区的北京人往朝阳、海淀、大兴等城乡结合部疏解,更多的外地人则被疏解到了五环外,甚至六环以及河北的燕郊、固安、永清等地。

7.jpg

而河北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则是疏解非首都功能(即北京大迁徙)的集中承载地。2017年9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发布后,北京市领导表示,规划要把握住“舍与得”的关系,通篇贯穿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雄安新区和通州副中心就是“两翼”。

这或许会是载入史册的一次大迁徙。这也是一场关于北京城市未来的大迁徙,在2017年越来越走入现实。

其中容易被称为“赶走外地人”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其实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了。根据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发布的消息,前三季度,“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整体进度已达到95%以上。

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新发地的有序疏解,使北京向外转移人口30万人,每年进出京车辆减少1000万辆次。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北京已完成计划内疏解提升市场90个,计划外疏解提升市场90个,疏解物流中心21个。 

数据显示,2017年前8月,北京疏解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599家,完成全年计划的119.8%。过去3年,北京重点疏解累计退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1341家,整治“散乱污”企业4858家。

8.jpg

                                 数据来源:北京市政府官网

数据显示,1-9月,北京市共腾退“散租住人”和存在安全隐患的地下空间1277处,完成全年计划的133.3%。1-9月,北京市共整治违法群租房11289户,完成全年计划的161.3%,其中,城六区9194户,完成全年计划的164.2%;核心区2061户,完成全年计划的128.8%。

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开展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实施效果民意调查显示,全市居民对疏解整治工作支持率均近100%。

其中,整治占道经营、整治无证无照经营、整治“开墙打洞”、拆除违法建设和整治群租房5项行动的支持率均近百(“支持率”是指对某个专项整治行动表示“非常支持”和“比较支持”的被访者比例),分别为98.7%、99%、97.5%、99%和97.7%。

9.jpg10.jpg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