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债务两倍于海南GDP 海航回归产业园前途未卜


原创 2018-11-27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海航1.jpg

 " 钢丝上的大象 "" 以前买买买,现在卖卖卖 "" 亚洲最有债的公司 ",这是媒体近年来对海航集团贴的标签。 

庞大的海航系,近年来高举高达,扩张速度近乎发疯狂,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买买买”模式,被入股对象包括希尔顿酒店、德意志银行等国际名企。 

经过连续扩张,2017年,海航总资产达到1.23万亿元历史新高,其中负债7365亿元。在2014年,海航的总资产还只有3226亿元。不到三年的时间,海航通过并购再造了近3个海航。然而,大步伐扩张也造成了海航的流动性困难。 

于是,海航又开启了“卖卖卖”模式。今年以来,海航出售资产规模达到3000亿元,与航空主业无关的地产、金融等都将被处置。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用9年时间便跻身于国内一流地产企业的海航地产。 

11月20日,海航地产对外宣布,公司名称由“海航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海南海岛临空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同时启用新的品牌名称“海航临空”。公司未来的业务重心将调整为临空产业开发建设,着重打造临空产业园和通航小镇等项目。同时,原经营范围中的房地产投资开发仍保留,但相关业务今后主要依托产业园开展。

但出售资产后,尽管对于困扰海航的流动性稳定有所缓解,但航空业利润微薄,收缩后的海航,如何凭借主业实现入围,仍然是未知数。 

疯狂扩张:债务总额两倍于海南GDP 

“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11月14日,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再次重申了海航的新航线:“我们的原则是——非主业业务剥离、非健康产业退出。聚焦航空运输主业,非主业坚决不要了。” 

7月3日,海航前掌门人王健在法国意外去世。就在王健去世3天后,已经退居幕后两年多的陈锋再次走到幕前,重新掌舵处于危机期的海航。 

陈峰,是海航的创始人。1989 年,他拿着海南省政府给的1000万,创办了海航。1990年,王健参与创建海南省航空公司和组建海航集团。两位海航的功勋元老,都信佛。媒体之中一直流传,陈锋和王健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都会佛前静修。而陈峰长期在山上礼佛,基本上已经不管事务,由王健处理。但两人性格各异:陈峰性格张扬,王健莫测。海航内部一直流传“不怕陈峰跳,就怕王健笑”。王健跳脚骂人,骂完就过去了。但王健说谁不行,陈峰怎么劝也没用。

海航2.jpg

海口美兰机场(图片来源:经济观察报)

然而,海航给外界的观感并不“佛系”,近年来扩张一直很激进。或许,航海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和快速扩张带来流动性危机,都与王健独特的个性密不可分。 

在王健主政期间,海航在航空主业之外,用高杠杆撬动产业布局全面开花。据报道,到2016 年底,“海航系"持股的 21 家金融机构几乎囊括了从信托期货到银行保险的所有金融领域,打通了从传统信贷到互联网金融在内的数十种融资模式,堪称当代“杠杆融资百科全书”。公开数据显示,2017 年 1-11 月末,海航借款达6375亿元,这比海南省2017年GDP 4462.54亿元还要高出不少。此时,海航的总债务达到一万亿人民币。

image.png

数据来源:海航历年财务报告统计

据媒体统计,目前海航旗下有10家A股上市公司、7家港股上市公司、12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横跨航空、金融、地产、科技、资本、能源、零售、旅游等10多个行业。然而,2016年底,有关部门开始整顿非理性海外并购;2017年6月,银监会要求各大银行排查涉海外并购的大型民企的授信及风险,万达、海航被重点关注。至此,曾经让海航大举扩张的众多融资渠道成为债务绞索,勒得海航喘不过气来。 

陈峰回忆时不无感慨地说:“去年很多外部环境的变化,金融机构开始观望、挤兑。比如在债券市场我们就还了300多亿;银行也是只收不贷,又还了1000亿,流动性自然就会出问题。”  

海航只能“断臂求生”,从大举买入转为甩卖清仓。 

陈峰多次对过往的迅猛收购进行检讨。“去年以前,海航一路高歌,并购风靡全球,用并购的方式取得了企业迅速成长。经过此次流动性困难,我们也在检讨,首先背离了很多投资原则,发展中速度过快,步伐不稳,有时候还偏离了我们的主业。等支持我们的外部因素变了,而自身的经验也不够、对严重性估计不足,这时候出问题了,流动性流不动了。”

经过紧缩,海航旗下业务已经由王健时期的航空、物流、资本、实业、基础、旅业、金控七大板块,收缩为航旅、物流、资本和科技四个板块。 

首当其冲被大举抛售的,是海航地产相关地产项目。

地产转型:抛售项目去地产化

海航地产成立于2008年,最初是海航集团代建职工福利房的一家内部企业。在完全进入市场后,海航地产成为海南最大房地产企业,在海口市中心大英山CBD储备了3000亩地块,在三亚、兴隆、保亭、陵水等地储备了大约529万平方米优质土地资源。

海航4.jpg

位于海口大英山CBD的新海航大厦

经过几年的发展,海航地产在海南、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福建、四川等全国40余个省市进行布局,拥有房地产项目逾百个,其中持有型项目共计51个,业态涵盖写字楼、商铺、公寓、仓储、幼儿园、酒店、景区、高尔夫球场等,总面积约545万㎡;在建项目总建筑面积564万平方米;总可售面积逾162万平方米,总资产规模及银行授信超千亿元。9年时间,海航便已跻身全国一流地产企业。

从今年年初开始,海航开始抛售资产,海航地产旗下的多个项目也随之出售。

3月,以19亿的价格将红城湖棚改地块出售给融创;

同月,有消息称上海海航大厦、上海扬子企业国际广场、淳大浦东万丽酒店等涵盖9个物业的资产包,以140亿元的对价寻找卖家;

4月,以57亿元将已经封顶的海航首府卖给了富力;

8月,融创接手望海科技广场;

9月,富力以0.35亿元价格买下海南航孝70%的股权;

11月,万科以10.35亿元价格接手在建中的海航广州白云项目。

时至今日,海口国兴大道两旁仍旧有众多海航地产开发的住宅及商业项目,包括海航总部大厦、海口早前的大型社区国兴城、海航豪庭、海航首府,以及地标购物中心日月广场、海口双子塔、海口南海明珠生态岛等。这些项目均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投资大、周期长、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 

海航临空董事长谭玉平回忆,海航曾凭借一己之力开发大英CBD,开发了十年,建设周期长,还要自己投钱,向产业园开发建设转型之后,要吸取经验教训。原海航地产内部人士透露,现在工作的重点转为拓展园区类项目,原有的传统地产项目将逐渐退出。 

这意味着曾对标千亿规模房企的海航地产,彻底“去地产化”。 

对于一年内从“买买买”到“卖卖卖”的巨大转变,陈峰称,有关集团去杠杆的指示,我们得心无旁骛的执行。当初买资产是一种需要,现在卖也是一种需要,企业生存的需要。谭玉平说得更直接,为了聚焦航空主业,处理与主业不相关、低效的资产将会成为目前海航临空的“常态化工作”,而目的就是为了加快向产业园转型。 

截止今年上半年,海航集团的利息支出达到创纪录的15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其短期债务达到1852亿元,远超其现金储备。未来几个月,海航依然要面临如何回笼资金并偿还债务的巨大危机。 

聚焦产业园:航空业利润微薄前途未卜   

据了解,更名后的海航临空归于海航物流板块,形成“海航物流—海航基础—海航临空”的架构。转型后的海航临空将重点开展临空产业开发建设,主营业务为临空产业园和通航小镇两类,原经营范围中的房地产投资开发仍保留,但今后主要依托产业园开展。 

据了解,目前海航临空在临空产业园和通航小镇方面已经储备、拓展17个项目,相关子项目29个。 

具体规划为:海航临空规划在3—5内重点开发“三园五镇”。“三园”为海口美兰临空产业园、宜昌临空产业园、天津临空产业园,“五镇”则是西安空港新城、海南博鳌、武汉蔡甸、浙江建德千岛湖、四川都江堰等地通航特色小镇。其中美兰临空产业园将先行试点,建成以航空维修、航空制造及空港物流为核心的临空经济和现代物流业为主的航空服务综合保障基地。打造千亿级航空属性的产业生态新城。目前,园区规划设计及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展开。 

此外,海航临空还将以航空核心产业、航空关联产业和航空引致产业3个方面为抓手,着力发展航空公司运营基地、航空器制造维修产业、航空物流、科研及其他下游相关产业,引入飞机等零部件制造业、飞机拆解、保税加工、智慧物流等产业设施,扩大园区规模,增强园区特色,提升产业层级。 

这意味着曾经对标千亿规模房企的海航地产,彻底“去地产化”。 

然而,与金融和商业地产相比,产业开发向来投资回报期更长,这对海航的资金量要求很高,更何况,航空产业本身是一个利润微薄的产业。那么海航临空将如何保证产业园开发过程中的资金流稳定呢? 

“不可能说一个企业玩一个园区,这是比较傻的”。谭玉平举例称,海航临空未来的资金拟采用由上市公司、政府与社会资本、关联企业多元化合作的模式,结合专项产业基金及园区运营收入,满足开发建设需求。 

回归主业后的海航未来发展几何,海航临空的发展将是一面镜子。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