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双11启示录 | 同性恋人群决定了一个城市的创新活力?


原创 2018-11-13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同性1.jpg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2018年11月8日,天猫双11《中国男性好色报告》发布。《报告》显示,中国男性正在变得越来越“好色”,他们花费在护肤、理容、美妆上支出越来越多。其中,成都男性荣登全国城市颜值消费的榜首。

同性2.jpg

其中有意思的是,在地域表现方面,综合男性购买美妆、个护的消费力,以及消费用户数,成都以极高的综合指数排名第一,而深圳、杭州则位列二、三,接下来是广州、上海、北京、东莞、重庆、苏州、武汉。

无独有偶,四个月前,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联合创邑传媒、全球INS大会在峰会上发布了全国首个新文创城市榜单——《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排行榜》。在这个榜单中,被誉为天府之国的成都同样登顶榜首,以总分90.67分超越北京,在100个城市样本中脱颖而出,成为榜单的“状元”,其它九个综合活力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北京、杭州、上海、深圳、广州、西安、天津、苏州、重庆。同性3.jpg

细心研究会发现,这两份榜单的前十名城市几乎高度重合。这两个榜单看似毫不相干,实则蕴含了理查德·佛罗里达“创意指数”的背后逻辑。

1998年,正在做人口和高科技产业地理分布调查的美国学者理查德·佛罗里达,遇到了正在做同性恋人群分布调查的加里·盖茨。佛罗里达意外地发现,他的高科技产业分布图与盖茨的同性恋人群分布图几乎完全吻合。

佛罗里达提出了一套“创意指数”以评估一个地区在创意经济上的总体表现。这个指数由四个权重相同的因素组成:(1)创意阶层在就业人口中的比例;(2)创新能力——以每人平均专利数来衡量;(3)高科技产业——使用米肯机构的“技术标竿指数”;(4)多元化——以同性恋指数来衡量,一个地区对与自己不同的“异类”是否有足够的包容性。

前三个指标相对好理解,比较有争议的是第四个指标。佛罗里达的多元化指标实际上是多种指标的结合,他称之为“综合多元化指数”。综合多元化指数将三个衡量多元化的指数――同性恋指数、融炉指数和波希米亚指数综合了起来。

(1)同性恋指数  同性恋指数(一个地区同性恋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具有指标作用,并不是因为高科技产业盛行同性恋,只是代表这个地区开放与包容力的领导指数,而开放与包容力对于高科技从业人员与创意阶级是很重要的。“

(2)融炉指数  融炉指数指的是一个城市或区域中出生于国外人口的比例。许多研究都提到外来移民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美国经济的成功,是因为开放移民,让全世界有创意有活力的人加入。像日本与德国曾经经济繁荣,却因为人口同质性高,而造成衰退。

(3)波希米亚指数  “波希米亚指数”统计作家、设计师、音乐家、演员与导演、画家与雕塑家、摄影家与舞者的数量。这意味着,活跃的艺术与文化环境,确实有助于一个地区的经济成长。

在《创意阶层的崛起》一书中,佛罗里达解释了这种“高科技产业分布图与同性恋人群分布图几乎完全吻合”的巧合。他说,在一定程度上,同性恋人群代表着社会关于多样性的“最后一块领域”,既然能够接纳同性恋者,因此同性恋聚居区对其他各类人群也会持比较开放的态度,这种人力资本的低准入,对于创意产业的激励作用是毋庸质疑的。

这两年各城市开始疯狂抢夺人才,其中一个极为重要而关键性的因素应该是一个城市对人才的开放度。一个城市只有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才能拥有吸引全世界各个角落的创造性人才汇聚一堂的能力。研究表明,如果一个城市对移民开放,没有种族隔离,没有宗教偏见,接纳同性恋,热爱艺术,其吸引创造性科技人才的能力就越强,将知识转化为财富的能力也越强。

近期的盖洛普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最受全球各民族各阶层喜爱的城市是那些开放的城市,是民族融和的城市。除工作和收入外,一个城市能否为市民提供更多的艺术享受,更多的精神食粮,更多的美感,对于激发新思想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回过头来看,为什么天猫双11发布的榜单会与城市的开放度发生关系。从男色消费或称男性颜值消费的人群来看,不可否认,同性恋人群占了其中非常重的比例。虽然现在爱颜值消费的直男也不少,但比例依然少得可怜。


再以同性恋人群下载量比较高的两个APP来看,Blued的人群画像中前十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成都、深圳、杭州、广州、重庆、郑州、武汉、西安;Aloha的人群画像中前十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成都、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重庆、南京、长沙。



区域经济学者仲伟志说过,人群在选择城市,城市也在选择人群。城市和人一样,有着鲜明的性格特征。有时候,是先有了特定人群的聚集,然后推动了产业布局,有时候,则是先有了产业布局,然后选择了特定的人群。特定的人群聚集在特定的城市,才会有舒适感、满足感。

同性恋人群无疑是具备很高的创新力的人群。现在我们也能获知,这几年为什么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西安、南京、长沙等所谓“新一线”城市的创新活力能够追赶一线城市了。理查德·佛罗里达的研究并非要求城市去鼓励同性恋的发展,只是不排斥就很好。

这也揭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创新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鼓励,只要不压制就行了。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