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学者称粤港澳大湾区要承担九大使命


原创 2018-10-25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港珠澳1.jpg

23日上午,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在广东珠海举行。港珠澳大桥位于珠江口伶仃洋海域,是连接香港、珠海和澳门的大型跨海通道。从最初构想到开工建设, 港珠澳大桥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们“数十年磨一剑”,终于让这一举世瞩目的世纪工程成为现实。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这项耗时九年的工程将把香港、澳门和珠海纳入一小时生活圈,这座大桥与上个月开通的广深港高铁将缩短中国内地制造业城市和金融枢纽香港及博彩业中心澳门之间的旅行时间,加强这些城市间的商业联系。

重要的是,这座大桥连接的还有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北雄安,南大湾,是中国战略的双子座。今天分享一篇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罗天昊于2011年发表在《大经贸》杂志上的文章。发布之前,作者罗天昊已根据时势做了修改。

以下是文章的部分内容——

港珠澳2.jpg

数十年的历程,使粤港澳承载了众多的希望与重责,罗天昊认为,在国家层面,粤港澳大湾区需要实现九大战略使命。

1、成为中国崛起的先锋,十年内加冕全球第一大湾区

就实力而言,当下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排名全球第三,仅在纽约大湾区、东京大湾区之后。2017年GDP1.58万亿美元(10.0594万亿人民币),几乎等于一个韩国的经济总量。其中,深圳经济总量为22438亿,超越广州和香港。

粤港澳大湾区虽然当下排名第三,但其发展速度达到7%,远超其它两大湾区。按照当下各自发展速度,大约5年之内,就可以超过纽约大湾区,保守估计,十年之内,将超过东京大湾区,加冕全球第一大湾区。

2、振兴非珠三角经济,为共同富裕作出表率

富裕是它,贫穷还是它。广东人均GDP高达12009美元。但是,广东各个区域差距巨大。GDP最高的深圳达22438.39亿,最低的云浮市863亿,深圳是云浮的26倍。2017年粤东西北的GDP占全省比例为20.3%,比上年不升反降。在广东21个地级市中,有12个地级市的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超过10万亿,人均GDP也遥遥领先全国, 粤东西北咫尺之隔,决不可坐视。可加大产业转移力度,尽早帮助粤东西北崛起。深圳在汕尾建立飞地,截解决了深圳土地短缺之困,也可实现共同富裕。罗天昊认为,共同富裕,全面振兴,粤港澳大责难辞。

3、划分势力范围,实现协同发展

从1983年港珠澳大桥动议,到今天大湾区规划出笼,整整耗时35年,其中一个隐痛是:粤港澳三地都有强势城市,都争当龙头。粤港争雄,深广争雄,多重竞争。此外,还有两种制度,两个特区,三种关税,横琴前海两个自贸区。这里是全球最独特、最复杂的湾区。

大湾区要崛起为全球第一,不仅表现为经济总量,也在于内竞争的有序。为此,重构大湾区列强之间的竞争关系,划分“势力范围”,并重新定位各个城市,是大湾区的重大战略使命之一。

大湾区需要达成两个协同:区域协同,管理与制度协同。粤港澳大桥建成之后,珠海等西线崛起已成必然。补齐大湾区短板,改变东强西弱的格局。以港深广为主轴,东西两侧为两翼,全面崛起。

4、再造港澳回归样本,感召台湾,促进统一大业

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粤九城实力最强大,发展最快,但是目前经济水平和国际化深度,社会治理完善程度,不及港澳;香港经济总量第二,整体发达,但是增速减慢,社会信心近年不足。澳门经济总量小,但是经济繁荣,社会生机勃勃。

关键问题是,港澳回归之后,还香不香?国家统一,大业未成。大国崛起,美梦残缺。港澳回归之后的表现,直接影响到台湾的民心。所以,粤港澳大湾区的使命之一,是要再造港澳,感召台湾。实现经济繁荣,社会善治,民心振奋三合一。

5、带动大南方,打造泛珠战略腹地

在国内,中国正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产业大转移。未来,大西南应该成为粤港澳的产业转移腹地。西南诸省区获得大发展,粤港澳获得大后方。当下,云南,广西,贵州等地,来自大湾区的产业转移,占比最高。以贵州为例,在贵州引进的产业中,来自大湾区的投资,竟然占比达到四分之一以上。

作为广东北进第一站,湖南承接的产业转移中,大湾区也是第一。福建与广东之间,亦互动频繁。华中将超越京津冀成为第三,大西南将超越东北成为第五,大湾区带动的区域,足以成就中国经济的大半壁江山。

6、形成产业落差,辐射东盟,落实“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成功需要实现资金、技术、产业、人才,文化“五流归一”,核心是产业流。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流,主要涉及东南亚和非洲,但破局在东南亚。东盟已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总体仍是顺差。

目前中国与东盟之间部分产业同构,产业落差小,也就无法产生互补性,都处于产业链低端,都要抢欧美出口市场,竞争性大于合作性。产业错位至关重要。关键即在于中国率先完成产业升级。

唯有此,在经济上,东南亚可借助中国的技术,中国庞大的市场,可以容纳众多国家的制造业,产业互补后,中国可将东南亚变为自己最大的战略腹地,并造福于东南亚。

7、中国产业升级的先锋,国内产业曲线的U口

罗天昊认为,中国制造业升级,粤港澳大湾区是战略主体。中国广阔的大陆正进行一场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东部产业纷纷北上和西进,中部和中南部大陆腹地崛起,未来将形成一个U形曲线产业结构,东部沿海地区将成为研发和高端产业核心区,成为U口。

深圳、佛山、东莞、中山等,均为中国制造业重镇,未来应成为中国大众制造业的高端制造业中心,辐射广大内陆腹地。服务业转型,大湾区也责任巨大。大湾区有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等四个三产发达的城市,港澳服务业比重,都超过了80%,论融资便利和自由,香港甚至超过北京,澳门则是唯一开放赌场的地方。

8、中国经济、科技、社会和文化四大创新中心

大湾区的另一个使命,是成为中国科技、经济、社会和文化创新中心。经济创新中心首当其冲。大湾区不仅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也是中国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地区,在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之机,大湾区需成为新的经济模式的创新者。这也是国家对广东寄予的三大厚望之一。广东的投资占比相对全国最低,内生发展动力强,质量高。

大湾区是高科技公司、热门创业公司、顶级制造业企业和一流大学的聚集区,未来应以广深为龙头,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并且并借鉴香港金融的国际化体系,为湾区创业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高地”。

社会和管理创新,大湾区当仁不让,香港是广东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管理领域的老师,而广东又是全国改革领域的先锋。在众多领域开全国风气之先。罗天昊认为,中国改革创新的先锋,不在京津冀,也不在杭州湾,而在粤港澳。

文化创新,是大湾区的第四大目标。香港电影一度风靡全球,并被亚洲广泛仿效。香港为全球创意城市,深圳也加冕大陆第一个全球创意城市。借助充足的青年人口,高素质的人口构成,大湾区不是文化的沙漠,而是文化的新大陆。

9、粤港澳大湾区理应成为中国改革的开路先锋

中国正处于现代化一百年努力的最后三十年,也面临着全球文明冲突最为剧烈,全球变革最为激烈的时代。走在最前面,不仅意味着光荣,更意味着责任,大湾区必须成为中国改革时代的先锋和闯将。

全国四大特区中,有两大在大湾区,在全国改革棋局中的地位险要。改革开放以来,大湾区一直敢为天下先。三十余年积累,改革精神,深入骨髓。

开放包容的器局对于大湾区至关重要。香港为中国著名移民城市,广东是中国第一移民大省,大湾区内的广东九城,净流入人口2500万左右,占常住人口比重在30%左右。这在中国绝无仅有。

经过市场经济的长期洗礼,大湾区在富裕程度,受教育程度,市场经济意识,公民契约意识,现代文明素养,眼界与视野等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高素质的公民使大湾区改革不仅获得了来自高层授权的合法性,更有来自民间自下而上的推力,改革动力强劲。

罗天昊认为,大湾区还有一个隐秘的优势,就是在于权力和市场之间的游刃有余。大湾区社会经济发达,又有幸地处边陲,相对超脱权力中心,其改革胆魄,远超京沪。未来,大湾区在中国改革的破局,一是担当中国全球化的前锋;二是率先建立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体系;三是充当国家现代化的先锋,率先进入法治社会。

最为重要的,还是作为改革试验田的作用。大湾区,不仅需要成为富强之湾,更需要成为文明和善治之区。

来源:罗天昊国与城

作者:罗天昊(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著有《大国诸城》)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