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丹东特区来了!这座最大的边境城市会成为东北复兴的先导吗


原创 2018-10-25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丹东1.jpg

据澎湃新闻报道,中共辽宁省委、辽宁省人民政府近日印发了《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的通知,决定创建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通知中多处提到丹东:

●深入推进丹东、大连、营口、锦州等沿海港口整合。

●谋划建设丹东港至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陆海双通道、丹东港经珲春口岸连通俄罗斯的“辽珲俄”铁路新通道。

●以丹东为门户,倡导研究连接朝鲜半岛腹地、直达南部港口的丹东—平壤—首尔—釜山铁路、公路及信息互联互通。争取国家适时设立“丹东特区”,将丹东建设为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协调丹东至朝鲜新义州至平壤公路新通道建设。

●加强沈阳、大连、丹东机场对朝鲜及俄罗斯远东城市的国际通航水平。

●支持丹东与通化、白山等市建立鸭绿江旅游联盟,积极申建边境旅游试验区。

丹东要设立经济特区的消息一出,瞬间引发媒体的广泛关注。

投资不过山海关,是投资界对东北地区的基本看法。除了东北地区自身体制、思想等原因外,也与国际环境有着密切的关联。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半岛局势的存在,它极大地影响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及对外发展。

事实上,这并非“丹东特区”这一概念的首次出现。早在2002年,朝鲜发布政令成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时,就有传言说丹东正在申请成立深圳一样的特区。但半岛局势摇摆未定,最终影响了这一计划的进一步实施,直至此次正式出现在省级文件中。

“丹东特区”的最终出现,源自朝鲜半岛局势的新变化。2018年上半年,朝鲜不仅打开国门,与中、美、韩、俄等大国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还宣布弃核搞经济,修复冰封已久的韩朝关系。种种迹象表明,朝鲜开放与发展的决心已定。

设立丹东特区有必要吗?或者说,东北地区需要一个经济特区吗?

中国目前有七大经济特区,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和海南是改革开放初期设立的经济特区。2010年中国又先后批准了新疆的喀什经济特区和霍尔果斯经济特区。从特区的全国分布来看,沿海和西部地区都已有经济特区,东北地区的确需要一个经济特区,来刺激和引领整个东北经济的复兴。

东北沦陷和东北振兴是最近十年来谈论较多的话题,在此不再赘述。但东北地区的振兴需要一个先导区来引领却是不争的事实。

沈阳和大连一直希望承担这样的角色。

沈阳作为辽宁省省会,是东北亚经济圈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以它带动东北经济重新发力并非没有可能;在很多数据方面,沈阳都具备了国家中心城市甚至一线城市的潜质。比如:作为中国制造2025试点城市,沈阳高端装备制造业占比23%,高新技术产业占比达到55%,高于国家平均水平;沈阳城市交通便捷,在区域辐射能力方面,也是东北第一;沈阳本外币存款占GDP比重在东北属最高行列,从各项经济发展数据中看出,沈阳具备成为高度国际化地区的潜质。

而大连,在东北整体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跟上全国发展的步伐,数据显示,2017年,大连全市经济总量达到7363.9亿元,在东北地区城市中位列第一;大连市已有114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大连投资了267个项目,为大连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2017年,大连完成外贸进出口总额4132.2亿元,占辽宁省的61.1%、东北三省的44.6%。因此,将其作为东北重振经济的桥头堡,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沈阳和大连之外,还需要更多的支点来支撑东北经济的振兴。丹东特区或许就是一个好的选择。根据今年1月发布的《丹东沿海经济带三年攻坚计划(2018—2020年)》,2020年丹东将建设成为东北振兴沿边开发开放先导区、东北东部出海主通道。

如若真能实现,沈阳、大连和丹东将形成一个稳固的经济三角区,必将引领整个东北地区的复兴。这也是辽宁省提出争取国家适时设立“丹东特区”,将丹东打造为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的真正原因。

一直以来,丹东是中国36个边境城市中最大的那个。即便是过去五年,其GDP已经下滑了近30%,2017年丹东GDP虽仅为793亿元,却依然是36个边境城市中数额最大的。当然,与2013年史上额度最大的1117亿元的GDP相差还是有点距离。

作为中朝最重要的边贸重镇,由于朝鲜的“核试”震荡,丹东的跨境贸易近几年也呈萎缩趋势,外贸出口额从2013年的33亿美元连年下降,2016年下降到24.9亿美元;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2016年的数据更是从25077万美元剧降到579万美元。

近日,在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制作的“2018中国主要边境城市发展潜力排行”中,曾经的边境城市老大丹东仅排在36个城市中的第三名,位居霍尔果斯和满洲里之后,其中外贸活力仅位列第七。这种地位的下滑显然不是当地愿意看到的。

这份榜单是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选取了中国36个主要边境城市,并通过对其经济体量、外贸实力、政策活力、交通便利、品牌实力五个维度建立指标体系,构建中国边境城市发展潜力指数体系后最终得出的排序,一定程度上真实反映了中国边境城市的发展现状和未来潜力。

丹东6.jpg

因此,对于丹东而言,仿照霍尔果斯设立特区势在必行。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目前各类优惠政策已无优势的前提下,设立特区未必就能真正解决问题。况且,早期的五个经济特区中,也仅有深圳真正成功,其余四个的发展并未能实现最初的设想,甚至发展步伐落后于其他城市。

然而,深圳的成功并非偶然。五个特区中,只有深圳才是真正背靠大的经济实体——香港。厦门背靠政治环境复杂的台海;珠海背靠体量很小的澳门;汕头除了海外广大的华侨外几无其它优势;那个时候的海南和荒岛也相差无几。

回过头来看丹东特区的未来,只要朝鲜半岛政局稳定,丹东必能吸引来自韩国、日本的资金,同时,丹东倚靠东北良好的工业基础,熟练的工人以及齐全的基础配套设施,外加沈阳和大连的高校人才资源,完全可以复制当年深圳的奇迹。

什么是经济特区?就是中央政府会赋予经济特区引进项目审批权、人员因公出国出港审批权、外贸出口权、外汇管理权及许多其它经济管理权限,并且在包括税收、外汇管理、银行信贷、劳动用工以及人员出入境等方面给予了很多的优惠政策。

因此,丹东设立特区的好处,不只在于前述的似乎已无优势的政策加持,而是可以由国家协调管理,打破地域限制,首先让丹东港要成为东北东部的出海口,解决吉林、黑龙江没有出海口的困扰,真正打通东北亚的发展瓶颈,对接朝鲜半岛,最终连接日本。

丹东7.jpg

接下来,丹东需要做的是:

一是巩固与东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随着辽宁一带一路进程的推进,未来中国可以以丹东为门户,与多国建立良好关系,保持贸易往来,打造互联互通的局面。已在规划中的就有对朝、对俄的海陆空交通轨道的建设,包括让丹东港要成为东北东部的出海口。

二是通过优势产能的国际合作促进东北产业转型升级。东北地区作为我国老工业基地,具有良好的工业基础。面对朝鲜,丹东未来可以利用背靠整个大东北,开展中朝双边产业合作,帮助朝鲜完善其工业体系、提高制造能力的同时,也能促进东北地区的产业调整与创新。

三是率先开放金融业、服务业。整个东北地区没有金融中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落后太多,从东北上市公司的数量就可以看出差距,整个东北上市公司没有广东一省多。做大做强丹东金融发展平台,引进外资金融机构,构建现代金融体系。

四是加大人才引进的力度。深圳特区的实践证明,深圳成功最关键的是人才,人是第一要素。丹东需要做的是像当年深圳一样,引进大量优秀的国内外人才。这两年,国内城市抢夺人才的力度非常大,丹东至少也可以从沈阳、大连等高校资源集中的城市抢占先机。

总而言之,在丹东设立经济特区,会为整个东北地区低迷了近十年的经济困境带来积极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它会像一剂强心针,作用甚至堪比深圳当年带给广东的影响。

作者:谢良兵(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

本文删减版发表在新京报评论版《城市与人》专栏

设丹东特区,能否引领东北经济复兴? | 新京报专栏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