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知名学者:杭州没有资源优势,凭啥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


原创 2018-10-18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杭州1.jpg

 “不太建议(杭州)沿用双创高新技术的孵化器、产业园,警惕打着“科技”旗号所谓的新型城市圈地运动。”10月17日,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区块链与产业金融研究院院长刘洋在以“金融科技链接智慧未来”为主题的2018杭州湾论坛上建议,杭州金融中心的建设要有配套的规划、科学的监管,并严防城市圈地运动。

“其实南边深圳有交易所,对上海国家的战略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杭州坦白说没有资源的优势。但杭州能够通过金融科技的创新,能够孕育出蚂蚁金服,恒生电子等等这样一些独角兽或者超级独角兽或者巨无霸这样的企业。”刘洋认为,杭州数字经济的主营业务达到1万亿,数字经济增加值占整个全市GDP将达到四分之一,从产业来看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支柱产业。 

刘洋指出,杭州金融科技中心的建设同样面临一系列的挑战。上海是打造国际金融中心是一个国家战略,杭州如何与其差异化错位协同发展,弯道取直。而金融科技如何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众恰恰是杭州金融科技中心需要回答的问题。

杭州2.jpg

以下为演讲实录(有删减): 

传统的金融主要服务对象是20%所谓的头部客户,包括大中型企业和高净值人群,但是普惠金融恰恰是服务于我们信用水平比较低难以测量的中低群体和中小微企业,过去因为传统金融占主导,所以说普惠金融一直在中国乃至全球不温不火,甚至陷入这几年大家在网上看到的高利贷,金融欺诈一系列的风险。 

如何培育规范并兼顾公平效率的普惠金融,刚才王忠民理事长跟大家分析金融科技恰恰能够有效降低普惠金融的成本和准入的门槛,可能会带来更加广阔、更加高效、更加便捷的一些变化。简单地说,可以让过去说的难以进行信用测量的长尾客户,使他们的信用可以资产化,数据化和可测量,人人都可以参与到普惠金融的红利中。

中美贸易战不仅仅在贸易,还有金融战。目前的金融科技有两大流派,第一流派在美国,美国主要在原始创新的驱动。第二流派在中国,中国实际上是应用驱动。因为有海量的用户和大量的场景,目前中国已经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场景化,比如电商移动支付等等应用场景上其实基于世界的首位,所以说用户场景交易这样的应用规模化,细分化,生态化是中国金融科技能够决胜的主要核心要素。

回到杭州,有人说钱塘自古繁华,在2017年12月份杭州提出建设国际科技金融中心,这是回应国务院批准杭州建设区域性金融服务中心,另外普惠金融,私募金融,财富管理等金融新业态已经在杭州有相当的规模,这样的高标准,高定位,这样一种情况下横向对比一下,其实南边深圳有交易所,对上海国家的战略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杭州坦白说没有资源的优势,为什么能够通过金融科技的创新,能够孕育出蚂蚁金服,恒生电子等等这样一些独角兽或者超级独角兽或者巨无霸这样的企业。杭州2013年10月份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数字经济的主营业务达到1万亿,数字经济增加值占整个全市GDP将达到四分之一,由此从产业来看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支柱产业,被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网购、支付宝在这个城市孕育,还有云端,云上的银行,无人超市、互联网法院,医院各种模式陆陆续续都有所涌现。

在这里我讲六个方面:

第一,杭州金融中心的主要特点,在应用创新和生态构建之前加了一个一超多强。一超多强是指,蚂蚁金服这样一个超级独角兽企业以外其实还有恒生电子,同花顺,微贷网,连连支付这样高成长性,高估值金融科技企业。杭州在区块链金融、网络投融资、网络借贷、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化上,实际上取得了一定的示范探路的价值,目前已经形成较为丰富的应用门类,极具效能。不同于传统企业在应用开发的第三方服务,杭州的金融科技着力在应用创新和生态,恰恰都是服务于电商非金融的场景。金融科技与生活场景紧密结合。这里有一个数据,2017年是中国的扫码年,因为支付宝在移动支付端已经占它全年,包括PC端和移动支付端,移动支付端占82%,整个扫码支付支付宝在2017年增长306%,这很清晰地意味着蚂蚁金服已经从阿里巴巴独立出来成为第二个巨无霸企业。

网易金融类似于网易集团的财务公司,主要是为网易平台类游戏电商邮箱等用户提供支付小贷等服务,2018年9月网易上线一个区块链的供应链平台——网易星球,将网易相关场景的用户集中起来,只要在链上有相应的痕迹,有相应的行为,相应的任务通通可以对你的数据确权,一旦进行确权赋予你相应的权益,这样的权益在网易系统内转化成相应的货币。

51信用卡恰恰是信用卡的管理。到2017年全国已经发放5亿张信用卡,其中50%到60%来自于年轻人。90后不存钱全在消费,51信用卡给了他们一个管理工具,以这样的管理工具作为切入点,目前51信用卡打造信用科技的生态,不仅金融科技企业,传统的金融企业在转型过程中也有所作为。调研发现,比如浙商银行,在钱塘湾的新城专门辟出一栋楼,研究将底层的技术架构在区块链上。同时浙商银行也率先一个岗位叫做首席信息管,2017年8月也上马区块链的应用系统应收帐款内。

第二,杭州金融科技中心的建设同样面临一系列的挑战。目前面临同样的问题,其他地方也有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金融科技如何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众恰恰是杭州金融科技中心需要回答的问题。今天是九九重阳节,目前老年人的金融科技服务限于公交地铁,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面向老年人的金融科技服务如何开展,其实确实是一个在不同阶层不均衡不充分需要考虑。

还有合规与创新协同的问题。近年来不仅仅是杭州,全国已经是互联网金融乱象频出,2016年进入互联网专项整治结构这样的监管,如何利用金融科技防控非法活动,同时利用金融科技进行合规的监管,这也是杭州面临的问题,也是破题和转型的机会。

第三,区域的问题。既然是金融科技中心有一个区域的概念,有横向比较的概念,打造环杭州湾城市群,比如舟山、嘉兴、宁波。其实从全省范围来看从杭州湾城市群来看其实杭州金融科技对它们的赋能还不多,浙江省政府2015年工作报告以及浙江省金融业发展规范来讲在2020年,其实全省金融业GDP超过1.6万亿,约占GDP8%到9%,进一步夯实和提升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支柱产业、引领产业、先导产业这样一个地位,金融科技成为区域联动一个重要的突破点。另外杭州和上海的联动,其实上海是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它是一个国家战略,杭州如何与其差异化错位协同发展,弯道取直。

第四,高标准的公共服务问题。按照国际大都市这样一个公共服务的标准来配置城市的资源,杭州毕竟作为一个900万人口的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其实面临着金融科技人才批量进入以后对于高端公共服务,比如教育医疗急切迫切的需求,以及和普惠公共服务这样一个相对的矛盾。

第五,政府的有效监管问题。如何去建设多层次全方位监管治理体系,实际上在过程中保证两个监管。第一个过程监管,第二个行为监管。

第六,国际化问题。既然是国际金融科技中心其实必然面临一个请进来和走出去的问题,无论上海、新加坡还是纽约,统统是国际公认的国际金融枢纽城市。目前,除了蚂蚁金服,恒生电子、连连支付等少数企业在探索走出去,大部分的杭州金融科技企业服务本地本国市场为主,另外海外科技巨头与杭州的合作比较有限,这恰恰挑战,就意味着未来杭州金融科技创新突破的点。 

在这里我有三个建议:

首先,金融科技中心的战略地位,必然要配套的规划。(杭州)要尽快的出台专项的规划和专项的政策,关键明确产业的分类,统计的口径,精准扶持和有效监管的策略,比如宁波,今年5月份宁波保税区出台一个金融科技的相关意见,似乎抢在杭州的前面,深圳在2017年,北京在2018年都出台金融科技相应的一系列政策,

其次,有效的科学监管问题。之前还有一个包容性问题,叫包容创新,可以参考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的沙河监管问题。破除传统科技产业的思维,传统认为科技产业就是大量、海量小微企业的前赴后继,从死亡中筛选出有限的企业能够成为独角兽,金融科技企业本质是金融,更需要懂金融的基本规律,能够能够沉稳、稳健安全运作这样一些大众型金融科技企业,不是小微企业大行其道。

最后,不太建议(杭州)沿用双创高新技术的孵化器,产业园,警惕打着“科技”旗号所谓的新型城市圈地运动。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