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阮仪三:城市的改观和古建筑保护不能光靠政府


原创 2018-09-10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3

“保护修缮古建筑要遵循原真性、可读性、整体性、可持续性和原工艺、原材料、原式样,原环境、原结构的原则。”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阮仪三表示。

“保护修缮古建筑要遵循原真性、可读性、整体性、可持续性和原工艺、原材料、原式样,原环境、原结构的原则。”9月8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阮仪三在以“传承·融合·新生”为主题的2018中国古建筑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阮仪三透露,很多人出于商业目的,用现代的材料现代的工艺仿造古代的样式,制造假古董。使得假古董泛滥。因此,我们在保护古董、古建筑时,要遵循四个重要性原则,即原真性、可读性、整体性、可持续性。修缮时要坚持原工艺、原材料、原式样,原环境、原结构的约束。

阮仪三介绍,苏州和扬州兴建了数百个古典园林和古典私家庭院,很多都是老百姓用自己的力量修建的。他们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在城市的改现过程中,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家园,这是值得鼓励的。

阮1.jpg

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理事长 阮仪三

以下为发言实录:

阮仪三:今天这个会我觉得开的很好,古建筑要保护大家都没有问题的,而且现在都知道对待古建筑肆意破坏是犯罪的行为。但是怎么样真正的把它保护好?我觉得这一点现在还不能明确。

我在去年写了一本书,《真伪之问》,什么是真古董?什么是假古董?我觉得要保护就是要保护它重要的原则。“原真性、可读性、整体性(不仅是建筑本身还连通它周围必要的环境)、可持续性(它要一直保存下去,不是今天保了明天不保,建筑的使用人也要保护,不要变掉变成商店了)。刚刚说的变成庙了,我们现在很多古建筑一保护就变成庙了,就是朝贡了,丧失了它原来的使用原则。

在修缮的时候有五个原则:“原工艺、原材料、原式样,原环境、原结构”。什么是假古董?就是说为了商业的目的,用现代的材料现代的工艺仿造古代的样式,这就是假古董。现在我们很多人真假不分,导致假古董泛滥。

我们多次呼吁过我们要加强法治建设。刚刚我们有欧洲的先生在讲话,我们要向欧洲学习。法兰西共合国在1907年的时候,就有了历史性的保护法,我们现在只有《文物法》,没有《城镇保护法》,没有《村落保护法》。村落像文物一样保护我觉得很可笑,什么是文物?它不是文物,它是人们生活的历史村落,它不能按照文物保护法,但是我们现在来做了我觉得糊涂,政府也是糊涂,我们做的人也糊涂。

第二个讲的问题是乡愁,什么是乡愁?青少年时期深刻生活的印象,那个印象是留在你记忆中的,那个记忆是什么?是无止境的留存,物质形态就是房子、桥、河或者是树。那么你保护这些物质的形态,你才能有青年的回忆,你保不住就是愁了。乡愁是脑子里的历史记忆,记忆要靠我们认识它的价值,然后采取手段。你愁没有用,你要做起来要行动。当今比过去好多了,但是还是在肆意破坏。

前两天我在报纸上看到,韩城要撤掉,城墙上面造了一个假城墙,这就是保护古城,我觉得是没有道理的。我这里告诉大家,我最近得到一个消息,苏州市最近出现了108个兴建的古典园林,当然这个园林都是公用的园林。另外扬州市出现了200个古典私家小庭院,我觉得非常可贵,老百姓用自己的力量修建,他撤掉新房子盖老房子,因此家里面也就有了假山有了鸟语花香,有了池塘游鱼,一朵红杏出墙来,我觉得这种值得鼓励。

我们有古建策划公司、古建建设公司都是自发形成的。政府是适量的监管。就是说在我们现代城市发展过程中,城市更新的一种新的现象,苏州人和扬州人他们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因此对待自己城市的改现的过程中间,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家园,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应该看到我们应该做到。

我正在组织人员进行调查,我相信大家会看到这个重要的资料,我想对中国来讲也是很重要的启发。我们大家自己来改造自己的家园,不要光依靠政府。很悲哀的是,我们多年的建设结果是全国一片高楼大厦,一片混凝土森林。一片城市真正的遗产变的零落不堪了。

谢谢大家!

主持人(李华东):请各位老师再用一句话,就我们这个话题“中华文化传承中的古建筑”再讲一句话。从阮先生开始,建议、批评、意见都可以。

阮仪三:很简单要真古董不要假古董。

提问2:给阮仪三老师提问一个问题,就是您刚才讲的问题。我在徽州古村落在保护过程当中在后期规划当中出现了一系列尴尬的问题,譬如这些老的村落非常著名的村落当中,它出现了伪建和不合理的规划。我一直希望找到法律性文件,但是找来找去找了2014年4月25日《中国传统古村落保护意见》,我们能找到《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公约》,阮先生我想听听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一个是世界文化遗产,一个是中国传统古村落,到现在只有保护性意见没有法规,中国文化遗产也只有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公约》,对村落保护出现问题,我们找不到任何一部法律对违规事件进行解读,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阮仪三:我自己也在那儿做很多古村落、江南水乡、古镇,我做了以后我把世界遗产的专家请到那边去看,他们看了以后比较满意的。当中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世界遗产包括《威尼斯宪章》,包括《诺贝尔宣言》等等,都是欧洲人写的,我们亚洲人那个时候还没有发言权。好多问题上面我们中国有中国的情况。

关于古建筑原真性的保护是不允许的,它是违反世界文化遗产的。但是就中国的情况来看,你不保你像我们秦总,就看它完全毁掉了,但是没有办法,要具体的情况还要具体的分析和具体的应用。原则上,我们要求尽量向它靠近,尽量做好保护工作。这里面当中关键是啥?是人。刚刚听李先生在那儿讲,我曾经做过连启江两岸保护规划,有一位先生愿意出30万块钱我帮他做,但是这个规划扔掉了,房子撤掉了,我看过很悲惨。你刚刚跟我说陈志华先生,他所调查非常好的民居基本上都不在了,看到了他肯定会掉眼泪。

所以说在做,我们自己村镇的时候中国有中国的特色,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特色传统的特点。我们可以根据情况尽量的向我们这些靠拢,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我只能回答到这里。至于碰到那些具体问题的时候,我们具体现场理解分析它。当中有一条,我们很多的设计单位都在家里做设计那是不行的,要跑到外面去,要跑到现场去,在现场具体跟每个农户商量。

所以说我刚刚介绍扬州小园林,有机会你们去看看,汽车没有办法坐的坐三轮车,小巷里面三步是一家真精彩,那个东西当中有很多按照国家的法律,是违章违法的,政府放他一马,他就会出现好东西。像上海的甜之坊它的出现也是违章违法的,正是因为它的违章违法,老百姓可以违章开店了,可以违章的住客人,它就变成非常有名的旅游地方,它的老房子也保留下来了。本着留存地方历史文化遗产的理念去做好它。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