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雄安为啥没大动作?搜索舆情大数据+清华教授大实话给你答案


原创 2018-08-20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雄安1.jpg

已启用的雄安市民服务中心 | 图片来源:北京日报

一年多过去了,除雄安市民服务中心的建设启用之外,似乎雄安还没真正启动大规模建设。这是为什么呢?最近雄安新区规划设计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的一番演讲给出的答案引起了广泛关注。他是在“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上发表的演讲。

在聆听尹稚的演讲之前,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也通过百度大数据分析了一下自雄安新区设立以来至今(2017年4月1日-2018年7月31日)的相关舆情状况。让我们来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关注雄安?哪里的人在关注雄安?人们都在关注雄安的哪些话题?

雄安2.jpg

从整体的百度搜索趋势来看,对于雄安新区的关注度集中在2017年4月2日-4月8日那一周的时间。彼时,雄安新区横空出世,瞬间引爆世人对其的关注,搜索指数爆棚也在情理之中。但此后,关注度一落千丈,一直低迷至今,这或许也与雄安过去一年多来并无太多大动作有关。

雄安3.jpg

数据显示,关注雄安的人群画像中,男性占了72%,30-50岁之间的人占81%,其中30-39岁的人多达46%,这个人群正是比较关心时政以及国家经济发展的。以关注人群的地区和城市分布来看,雄安并不如此前的深圳、上海浦东甚至天津滨海新区那样受到全国人民的普遍关注,大部分省份属于弱关注度。

具体而言,雄安新区所在的河北省人最多,关注度远高于全国其它省份的人。作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重要基地,雄安也吸引了第二多的北京人的关注。关注人群分布前十名的省份中,除京津冀外,多是经济发达省份,意外的是,西部地区的四川省人也比较关注雄安。

从关注人群的城市分布看,北京人和保定人更为关注雄安的各种发展动态,保定正是雄安新区所在地。与省份分布数据几乎成正相关的是,十大城市中,几乎对应的都是前十个省份。中西部地区的郑州和成都也比较关注雄安的发展。

关注雄安的人都在关注哪些话题?我们分别截取了雄安设立半年即2017年10月初和一年即2018年4月初的相关数据,结果显示,在这两个特殊时期,在百度的搜索都呈现出下降趋势。其中对于雄安新区规划的关注度始终高居榜首,其次是对于雄安及周边区域房价的关注。对房价的关注是其它区域发展规划出来之后也具有的特点。

雄安8.jpg

媒体与普通群众对于雄安的关注显然有所不同。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媒体对于雄安的关注呈现了明显的传播特点。媒体习惯在特殊的节点时间对相关事件做回顾性报道或趋势性报道。可以看到,在雄安半年前后以及一周年前后的时间,媒体的关注度是明显高于平时的,处于典型的波峰状态。

搜索舆情大数据呈现的状况可以理解为雄安没有大动作导致人们的关注度并不如预期的高,但背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再来看看清华教授给出的答案。以下是演讲全文——

各位早上好,我先把话说到前头,我自打参与雄安新区规划以后签的保密协议都有一大沓子了。

对不起各位今天我不能放任何一张图纸,也不能放我看过的任何一张本子,这是有严格规定的。那么是不是这种情况下就没的可聊了呢?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事可以聊聊的。

那么首先我想来谈谈雄安这个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经历了三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在这四十年当中不仅仅走过一条比较成功的、迅速提升工业化水平的道路,同时从数字指标上来讲,我们也走过了一条快速的城市化道路。

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把理论上的全国城镇化水平,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0%出头,提高到了现在的接近60%,有的算下来是56%,有人说58%,大概这么一个幅度内,当然这场快速的工业化和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也带来了很多问题,现在总结下来,大概围绕着快速城镇化有这么几个问题,变得越来越来越难以为继。

第一个就是资源的高强度的消耗,从后备的土地资源,水资源方方面面,就中国这条快速的高速的城镇化道路还能不能走的下去。

第二个就是环境质量的难以为继,大家可能都感同身受,这两年对环保要求迅速的提升,甚至出现了暴风骤雨式的环境执法,这个是跟多年的欠帐和环境质量的迅速变化有关系的,越来越多的公众对环境质量恶化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第三个,虽然我们从数字上来讲,大多数中国人已经进城,但是不是能够享受到一个现代城市的合格的公共服务体系,这要划一个很大问号的,如果确实过日子过的很好的话,就不会连篇累牍地看到各种教育难就学难,等等一系列围绕着城市公共服务短缺而展开的辩论争论。

可能最大的表象性的成就,就是我们通过一系列开发区的建设,确实把中国的经济总量做上去了。

这里最具标志性的,一个是深圳,从一个小渔村一跃变成了千万级人口规模的城市。第二个是上海的浦东,从浦西繁华区对面的松江县变成了现在跟传统的老浦西同等水平,甚至经济总量远远超过浦西的一个新的经济板块儿的崛起。

那么,三四十年过去了。雄安,会不会是一轮新的崛起?还是会像天津,当年策划的滨海新城一样,最后无疾而终。这是放在大家面前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个议题的背景有三个层次。

第一,中国的老百姓是用脚投票的,他们向经济机会更多的区域集中,这仍然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趋势。北京中心城的人口疏解,都没有办法跟这种大的趋势去直接对抗。

中国的人口向沿海的经济最发达的地区集中,向中国最发达的大都会地区集中,向就业机会最多的中心城市集中,这个趋势从全国的统计看仍然非常强烈,而且从未来的预计看,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下去。

那么问题出在哪?问题出在我们传统意义上的集中,是把过多的经济动能压在了一个有限的中心城区,所以现在谈疏解并不是说北京不需要人,河北不需要人,而是北京这个城八区最中心的核心城,承受不了那么多人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又要释放足够的经济动能,怎么办?

从国际上的经验,一两百年的城镇化发展规律来看,只能从单一的中心城区的发展,走向更大区域的协同发展。当然这个区域范围也是有限度的,要离中心城比较近,太远了就没意义了,也不能说北京几个职能疏解到新疆去,没人去的。

所以在有限的范围内,也就是在京津冀大首都圈的经济地域的范围内寻找新的增长点,寻找新的后备资源来支撑整体经济动能的释放,来支撑服务水平的提升,机缘巧合选在了雄安。

第二,就是区域协同大趋势的要求;第三就是经济发展当中现实的一系列困境和河北省前一段采取过的一些区域战略当中产生的困境。

京津冀协同发展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说了很久,谈大北京地区,谈首都经济圈的发展,学界的发声到现在至少有三十年,能够形成高层领导的共识,至少也有十五年。

但是在这么漫长的一段时间内,京津冀发展在现实的执行过程当中一直是在摆动的,一直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落地方针,包括天津当时划了一个滨海新区,他究竟承担的制造业的职能,还是疯狂的盖高楼大厦,试图搞n个CBD跟北京争夺高端职能,在建设当中是有偏差的,于家堡到现在为止,楼倒是盖的不少,那里面有足够的人吗?有足够真实的就业岗位吗?

河北省也干过一些区域协同的策略性的做法,包括对环渤海地区,曹妃甸地区的投入,对黄骅港的投入,试图利用河北省的土地在环渤海地区形成新的就业中心,新的制造中心,十几年过去了,可以看到它们的发展状态。

当时河北省提出环渤海战略同时还提出一个环首都战略,就是围绕北京周边的市县来做房地产,现在大家能看到目前它的发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这一轮雄安新区的选址确定,除了疏解北京中心城的职能,疏解压在北京主城的首都功能里边的非核心部分。还有一个就是如何使得河北省能够在石家庄保定加雄安这样一个城市集团,共同发力形成一种中部崛起的效益,这是从大势上来看。但是同样是高层画的一个圈儿,会不会发展的像深圳、浦东那么好?现在还是要认真研究认真观察。

深圳的崛起,是国际宏观大格局的推动。当时中国刚刚开始打开国门,这个地段靠近香港,他的初期起步实际上是两头在外,三来一补,加工工业起来的。把中国历史上由于体制机制的不正常,被压抑了几十年的经济动能在瞬间释放出来,所以它是顺势而上。

同样,浦东的崛起也是一种顺势而上的行为,正是中国经济的国际形势最好的时代,也是内部体制机制最为活跃的时代。这个时代跟现在有很大差别,大家都知道这两年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一直在下行,传统上我们所依赖的拉动宏观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基本上已经全面走下坡,特别这次贸易战开打以后。这个情况还会进一步的严峻,跟当年相比,国家也好,基层民众也好,对环境质量的诉求也是水涨船高。

那么体制机制的格局,特别近十年来,相对来讲是比较压抑的。并不鼓励体制机制上的进一步的探索和创新,甚至不鼓励政府的担当,直到最近几天中央发了话才看到一些好转的趋势,那么雄安跟当年的这些大型新城新区来比的话,并不是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最好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两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还一锹土没动,因为很多事情还没想明白,不想因为匆忙的决策而造成更为巨大的浪费。

在这样一个逆势而上的大形势下建设雄安,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