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中国500个智慧城市占全球一半,专家直言形式大于内容


原创 2018-08-19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智慧1.jpg

         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大数据让人们的生活变得便利和聪明,与此同时,全球的城市管理者们都在思考,如何让城市运行变得更加智慧。

国外研究机构德勤今年发布的《超级智能城市》管理咨询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已启动或在建的智慧城市达1000多个,从在建设数量来看,中国以500个城市居于首位,占全球数量的一半

中国成为全球建设智慧城市最积极的国家,但令人眼前一亮的数量背后,仍旧存在隐忧。在8月12日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李铁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很多智慧企业都把精力放在政府身上,想拿政府项目,这对智慧城市的市场化应用会有很大的风险。中外建城市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焦涌也认为,中国现在似乎每一个城市都在讲智慧城市,但更多的是形式多于内容  

政府建设智慧城市的四个痛点

智慧城市的提法由来已久。

1992 年,新加坡提出“智慧岛计划”,并于2006 年启动“智慧国 2015”计划,开启了全球建设智慧城市的热潮

其背景是,全球城市化的推进对城市的人口、交通、通信、健康、教育、污染及废弃物等方面带来了诸多挑战。为了缓解这些挑战带来的压力,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全球相继启动智慧城市计划。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95%的副省级城市、83%的地级城市,总计超过500个城市,均在《政府工作报告》或“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中国在建的智慧城市中,住建部和科技部公布的智慧城市试点城市达到了290个,并且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已经被列为国家试点项目。此外,我国从2012年开始陆续出台国家层面的智慧城市建设相关规划、评价体系等政策。

智慧2.jpg              数据来源:德勤《超级智能城市》管理咨询报告

对于建设智慧城市的重要性,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认为,一个城市有没有竞争力和生命力,取决于这个城市是不是足够智慧。智慧城市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让城市更聪明。建设智慧城市要实现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让政府的决策更聪明、更准确、更科学另一个目的是让城市使用者对城市的感知更高效、高便捷以及认得生活更幸福

然而,政府作为智慧城市发展的掌舵人,在发展中面临诸多痛点。京东金融集团副总裁、首席数据科学家郑宇认为,如果政府在建设智慧城市中不能有效解决四大痛点,便不能真正建设好智慧城市。

第一个痛点是政府希望有一个良好的生态。在建设智慧城市过程中,政府既不希望出现烟囱林立的孤立系统,也不希望一家独大,因为这既不利于城市安全,也不可能有企业能把所有的事情做完。因此政府的痛点在于,需要一个生态,既能统一平台又能服务于大家。

第二个痛点是数据安全和数据融合的矛盾。政府既希望数据共享又强调数据安全,但政府各个部门的数据壁垒非常高,其中有的壁垒是制度造成的,比如说公安和财税的数据就很难打通。对政府来说,如何能既实现数据聚集又保障信息安全,这是一个难点。

第三个痛点是缺乏模式。很多企业做智慧城市项目靠政府补贴,一旦补贴停止就面临死亡,所以政府看中企业有没有持续运营的商业模式,也就是保证前期的投入能有回报,并带来便民服务。

第四个痛点是人才的培养。现在人们把大数据、人工智能说的如火如荼,但智慧城市里面需要非常多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人才,尤其是复合型人才,因为学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不一定能做好智慧交通,也不一定能做好智能环境。但是大学的课程,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智慧城市在重要的技术融合层面,也存在一些问题:一些城市在智慧城市的概念号召下,安装了相应的智慧设备,却干着传统设备的活,因为核心的大数据并未得到充分的市场化开发,最终陷入了“伪智慧化”困局之中。这与政府和企业对智慧城市的理解偏差不无关系。

政府和企业的理解偏差

在智慧城市的建设过程中,政府对智慧城市的理解至关重要。

“在中国,很多市长和我说要搞智慧城市,但他们想的智慧城市就是怎样把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的信息网络打开,实现所谓的办公智慧化,信息畅通化。这取决于政府一个部门之间的运转效率问题,但不产生收益。”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李铁认为,政府作为推动智慧城市建设的掌舵人,应该更多面向社会和公众服务,只有面向社会化的应用才能带来技术的变革。因为政府主导的研发很难带来效率和变革,关键是要面向社会,面向大众,才有可能能推动这种应用的变化,才有竞争。

中外建城市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焦涌也指出,目前中国几乎每一座城市都在讲智慧城市,都有建设智慧城市的诉求,但形式多于内容。在他看来,智慧城市应该是一个特别系统的工程,应该是这个城市的规划者,这个城市产业的顶层设计者思考的事情。

焦涌认为,在中国多年的城市化进程中,城市更新主要通过拆迁,实现城市产业外移,新型城镇化、产业转型、人口外移等目的,这是城市更新的最大成本。但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一些智能化的方式、手段,可以让人们的物理空间的腾挪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物联网技术让很多的物理空间变得更加虚拟化,这就可以有效降低交通成本、办公成本、教育成本、医疗成本。

企业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力量,目前,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巨头都成立了自己的智慧城市部门,更有众多中小企业参与到智慧城市的建设大潮中。

目前有大量的企业都把精力放在政府身上,想拿政府项目。恐怕长此以往,会对智慧城市的市场化应用带来很大风险,因为政府的效率还有待提高。”在李铁看来,企业切入智慧城市市场,要想清楚是面向政府还是面向市场,但目前企业提出的大数据和智慧城市方案大都是盯着政府。

李铁认为,企业要有一种意识,面向社会化服务不是一个产品,一个产品不可能满足全社会的需求。这就需要中国的城市空间运营商、地产商在自己未来可能的发展空间内,把这些智慧产品集合到一起。李铁认为,尽管中国在智慧城市发展中面临一些问题,但一些企业在智慧城市方面的探索已经走得很快了,像美团、饿了么、共享网约车都在尝试如何把未来的智慧城市通过市场方向形成跨界整合,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次重要的探索。

尽管面临一些问题和困扰,但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依然具备较大的优势。李铁认为,欧洲、日本和美国,在智慧城市发展方面的进展也不是很快,因为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的发展没有那么迅速,已经基本停滞了。而中国在这方面的应用正处于上升时期

李铁认为,未来的智慧城市不仅仅会带来科技的变革,也会推动社会的变革。它会改变我们所有的公共服务的走向,会使每个市民通过网络和政府进行很好地沟通,和市场主体进行很好地沟通。智慧城市建设产生的竞争,也会产生巨大变化和变革,同时,也会刺激经济的增长。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