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被虹吸的三四线城市:上百亿债务上万房价以及荒废的工厂


原创 2018-08-09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微信图片_20180808160904.jpg

几天前,我们发文对上半年部分城市的经济半年报做了一个总结发现,上半年中国城市的经济有那么几个特点:

高铁虹吸效应导致强二线城市的省会聚集优势明显,首位度加强。在GDP名义增速前十的城市中,合肥、西安、济南、南昌、郑州、南京等省会城市表现优异,这些城市基本上都是新的高铁枢纽城市,同理,得益于高铁,贵阳虽然GDP总量小,但其名义增速也达到了12.36%。

三线及以下城市失速严重,差距被拉大。这些城市原本基数就不高,前几年发展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但近几年随着各省纷纷将省会城市培育为首位城市,加强首位度之后,三四线城市被吸血的后果逐步显现,高铁的出现,再次强化了省会城市的虹吸效应。数据显示,上半年三四线城市的发展几乎是断崖式的下降。

虹吸2.jpg

今天我们分享一篇来自天涯论坛网友甫亮的文章,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县城的经济发展现状。看完之后触目惊心,但又不觉得陌生,和小编老家的县城状况如出一辙。以小见大,这或许是大多数中国县城目前的普遍状态。


作者坐标,四川东部某县(猜测是四川广安或者四川资阳的一个县城),与重庆紧邻,经济水平一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下面是一个参考数据(四川中上等县城的经济情况,数据是2017年3月份以后的) 

隆昌人口:78万;

人均消费额:1.1万/年;

人均存款额:3万/人;

一套100㎡的房子需要33个人的存款,

首付3成,也要吸走10人存款。

前几天回家,与表弟一起吃饭。他是县里一名普通公务员,饭间,看他情绪很低落。一问才知道,他们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原因是县政府的账户已空空如也。目前,只发了教师的工资,因为以前教师因为工资的事罢过课,所以不敢拖欠。

其实,之前几个月也拖欠过,还好当时卖了一块地给广东那边一个开发商,卖了几千万,人家给的现金,这才发了工资,但这只是杯水车薪,这几千万发完之后,又开始拖欠了。

据他说,退休金、五保户等等加起来所需要的钱,每个月要一亿多,县里根本拿不出钱来。目前,县政府欠银行几百亿,利息都还不起,银行也不愿意再拿钱出来填。

前几任县官,为了GDP,无休止向银行贷款,搞新区,搞工业园。目前的现状是,新区高楼遍地,但却空无一人,工业园到处是厂房,但却杂草丛生,几乎成了废区。

GDP上去了,当官的升迁了,留下来的却是一地鸡毛。现任县长不愿意背锅,几次向市里面请辞,但都被拒绝,领导让他想办法,只要能稳住大局,就是大功一件。但市里也是债务缠身,不给他提供资金。于是,他绞尽脑汁,这才从外地引进了几十家小鞋厂,但因为环保问题,迟迟无法落地。

县里的五保户也已经很久没发钱了,为了稳住局面,县政府不仅不发工资,反而向底层公务员借钱,每人2000元,说是给他们算利息,但目前为止,只有很少的人拿钱出来。

为了找钱,县里成立了一家公司,具体什么公司,我忘了,反正是这家公司发了债券。政府开会,让公务员都去买它的债券,表面上看,这家公司是政府背景,但政府却不给担保,根本没什么人买。

以上就是我们县城目前的现状。

据表弟说,隔壁两个县的情况也差不多。各种新区,各种工业园,他们都欠着上百亿的钱,也没什么可以生钱的办法,就这样拖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经济水平一般的县城欠着几百亿,发达的地方估计还不止,全中国有一千多个县,如果按照平均水平来算,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几十万亿,县里几百亿,到了市里或许就得上千亿了,按这样算下来,整个政府的债务能吓死人,我真的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与美国的“毛衣摩擦”是躲不掉了,以前可以靠着廉价的中低端商品出口,还能赚点钱,还能解决一些人的就业问题,但这种“好日子”在接下来几年时间内估计都不会再有。本来工厂的利润就不高,10%的关税,几乎能剥夺掉大部分工厂的利润。老板们只能无奈关厂。

国内老百姓的钱全投到房里了,工厂生产的商品,只靠国内消费,根本无法消化,这么庞大的产能,谁来解决?

目前,该修的已经修完,该建的也建得差不多了。很多建筑工人,厂弟厂妹失业,而且很多家庭还背负着巨额的债务,怎么办?

前些年,我这个时候回家,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都在城里打工赚钱,但今年这个时候,各个村里却多了很多中青年。这些人基本每天都在街上茶馆里面打麻将,无所事事,时不时的到县城里,自己买的房子里住几天,然后又回农村。

其实,这种情况,从去年就已经慢慢开始了,只是今年显得特别的多,这些人基本上是不会种地的,也没什么技术,除了下苦力,他们基本上没任何可以谋生的本钱。如果钱财耗尽,再加上各种贷款,他们有可能真的会“铤而走险”,做出违法犯罪的事。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或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无休止的在账户后面加“0”,除此之外,无解。但这种方法也只能暂时拖住一段时间,等时间一过,无力回天,只能重新洗牌。全国人民都将为过去几十年的无知和盲目负上沉重的代价,结果如何?可以参考一下委内瑞拉。

最后,给大家一点忠告,目前讨论房价是涨是跌,已经全无意义,我已经不再关注房价了。大家应该担心的是,如果哪天你的工厂,你的公司突然宣布裁掉你或者是倒闭,你该肿么办?怎么还钱?怎么去维持一家人的开销?

这个时间节点,千万不要再去借钱,各种花呗、借呗、信用卡之类的,尽量不要去沾,尽量降低自己的债务水平,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尽量留点余钱,以备不时之需。没买房的也别着急,先租着,再等等看,给家人做做工作,因为你一旦背上房贷之后,你在接下来几的日子将会非常难过。如果社会经济健康,还好说,至少收支还能平衡,但问题是,现在才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还有更劲爆的。

这些年,总有人说一句话,你们不是天天唱衰吗?为什么还不见衰呢?反而越唱衰越兴旺,我只告诉你们一句古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今天没有发生的事情,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永远不可能发生,或许是它正在积累更大的力量,等待着总爆发。

这就好像洪水一样,有人提醒今天可能会决堤,让大家赶快准备,今天过去了,堤坝完好,大家都笑他是个傻子,都不准备,然后又说,可能第二天会决堤,第二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决堤,大家依然笑他是个傻子,还是呆在原地,不做任何准备,而在这个时候,洪水已经越来越猛烈,第三天,洪水淹死了所有人。只有做了准备的人,幸免于难。

请大家记着一句话,我们无法与天斗,也无法与地斗,随时做好最坏的打算。

虹吸3.jpg

再说点微观的(百姓切身感受到的)。

1、坐标:四川内江 

朋友6月18日早晨,在该县城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就是招聘一酒店前台+酒店保安。基本工资都是2100元+提成+单休,包吃住,没有社保,每天上12个小时的班。

结果,到目前为止,吸引了160多个求职者来应聘,并且都体现出来了很浓厚的兴趣,至少90%的都想来工作。差不多1:80的应聘比。

这里不是广东、浙江,这个工资没人做,没得看的上这种工作。这里是中西部,不是所有中西部人都可以去广东、浙江,这里是中西部,做很多事情都要讲关系之类的,包括为了获得这个粤闽人看不起的工作。

求职前台的,大多数长的都还算不错,也会说,普遍30岁左右。问她们为什么不去浙江、江苏、广东。她们说刚才那些地方回来,很多工厂倒闭了,以前随便进的工厂,现在条件越来越高,很多工厂都要求至少高中毕业,哪怕普通工人。

求职保安的,很多都说自己没有一技之长,要养家糊口。

确实,县城就业机会很少,除了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外,大多数的居民想着找一个工作,很困难。

别看平时大家都说,在一个县城2000多元一个月怎么生活,一脸看不起,背地里巴不得有个这样的工作,哪怕是没有保险,时间长。其实,在县城,有一个这样的工作,大家都是挤破头,年龄大点,没有关系的,老板都要再三掂量。

中西部县城,不比沿海县城。

2、坐标:四川内江 

县城,现在乡镇上面的工作人员,很多都在县城买了房子,周五下午回县城,周日下午或者周一早晨去上班。

下面乡镇的生意更难做,经过层层加价+物流成本又高,乡镇农民基本上都是购买最便宜的商品,而且都还要精打细算。乡镇上面的年轻人都没有几个,很少很少,都去沿海打工了。120万户籍人口,至少有40万是一年四季在南充市以外的地方打工求生活。这两年好在隔壁县级市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动车的开通,有大约2万人回流了。这两年,县城到全国各大知名杂志、电视、广播、报纸做广告,宣传县城的种种利好,但收效甚微,交通就是一大制约发展的因素,人力成本虽然低,但是素质普遍不高。

3、坐标:四川南充 

如今走在县城的农村,很平整的天地都已经荒了一大半,有很多的土地都已经超过了三年没有耕种了。熟悉中国农业地理的人都知道,四川川东北丘陵的自然条件在全国至少中上等,水源、光照、 土壤、交通都不错,可惜荒了一大半。在种庄稼的人普遍都是55岁以上,真的不敢想象等到这一波人去世之后,国家农村机械化、承包化没有跟上,会有多么荒。

县城,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最近两年多条高速公路修通后,县城条件好点的都去成都、重庆买了房子,一到周末就去成都、重庆,就连本来在县城做服务员的年轻人也近则去了成都,远则去了武汉、上海、杭州 、深圳。县城的房产开发商为了生存,房价卖得更贵了。原先交通不发达,就在县城买了房子,现在交通发达了,去地级市买也就多30分钟的路程,县城的有能力的刚需走了一大半,买的人少了很多,房产开发商房价不卖高点,就只有破产一条路走

标准排名-创邑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