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城市经济上半年排名:新零售成一线城市保持高增长的秘方?


原创 2018-08-02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微信图片_20180802102553.jpg

近日,各城市的经济半年报先后出炉。在我们搜集的数据来看,有30个城市的GDP上了2000亿元,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则成为仅有的四个上万亿元的城市。在GDP总量30强的城市中,名义增速超10%的有20个城市。

从数据来看,上半年中国城市经济发展呈现三级分化明显的格局:

北上广深倚靠新经济等创新驱动,依然持续高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则成为仅有的四个上万亿元的城市。除了广州,上海、北京、深圳的名义增速都超过了10%。即便是增速相对缓慢的广州,其GDP总量也将追赶者天津和重庆甩在后头,短时间要想超越广州,并非易事。

高铁虹吸效应导致强二线城市的省会聚集优势明显,首位度加强。在GDP名义增速前十的城市中,合肥、西安、济南、南昌、郑州、南京等省会城市表现优异,这些城市基本上都是新的高铁枢纽城市,同理,得益于高铁,贵阳虽然GDP总量小,但其名义增速也达到了12.36%。

三线及以下城市失速严重,差距被拉大。这些城市原本基数就不高,前几年发展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但近几年随着各省纷纷将省会城市培育为首位城市,加强首位度之后,三四线城市被吸血的后果逐步显现,高铁的出现,再次强化了省会城市的虹吸效应。

城市1.jpg

城市2.jpg

下面重点分析一下一线城市上半年表现背后的原因——

与去年不同,一线城市的数据非常亮眼。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GDP分别是:15558.15亿元、14051.2亿元、11009.38亿元和10652.98亿元。从增速看,深圳市增速最快,为8.0%;上海、北京和广州分别为6.9%、6.8%和6.2%。

2016年开始,北上广深先后拉开了人口调控和城市疏解的减量发展步伐,但经济增速依然可以保持如此高的水平可谓超过预期。尤其是上海和北京,人口调控和城市疏解的压力更大,但上半年的发展仍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转型升级的火车头效应明显。

增速为8.0%的深圳更值得关注,根据往年的状况,深圳向来有前低后高的特点,上半年经济数据通常偏低,下半年才是其真正发力的时候。但这次深圳的GDP在上半年稳居全国第三,这样的情况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不出意外,深圳今年经济有望再上一个台阶。

四大一线城市中最弱的广州,尽管上半年的增速为6.2%,低于全国水平,也远低于成都、杭州、西安、武汉等强二线城市的8%多的增速,但其体量依然是这些城市难以逾越的鸿沟,要想超越广州,并非易事。这也说明广州经济基础牢固,运行平稳,同时稳中向好。

上半年的经济发展,一线城市缘何能保持高增长?或者说这一轮的城市竞争,为什么一线城市依然能保持如此大的优势?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创新驱动正在成为各城市经济转型、新旧动能转换的主要抓手。城市之间的竞争也已经变为了传统产业与新经济之间的比拼。

过去中国经济发展“三驾马车”之一的内需,依然是今年上半年拉动经济增长的中坚力量。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经济结构继续优化,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8.5%。对于中产阶级聚集,消费升级欲望强的一线城市,内需的拉动效应更为明显。

在四大一线城市各自的半年报解读中,内需拉动效应表现集中的新零售行业,无一例外的成为了各自带动经济增速回升的重要因素。在上海,以支付宝、饿了么、拼多多等新零售业态为代表的盈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增速在今年上半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

7月12日,饿了么平台在上海日交易额突破1亿元,创下外卖行业单个城市日交易额历史新高。天猫新零售重点布局和引领潮流的化妆品类、以智能家电为代表的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以轻奢品牌为主的服装类零售额在上海分别增长26.3%、19.8%和17.8%。

北京则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市场总消费额11991.7亿元、增长8.1%的目标。其中服务性消费增长11.3%,占比达5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4.4%,网上零售额增长22%,新零售新消费加快发展,盒马鲜生、京东到家等新零售加快在京布局,释放出巨大消费潜力。

广州同样如此。今年上半年,广州“互联网+消费”新业态助推消费新增长,网络购物持续火爆,限额以上网上商店零售额增长24.6%,增速同比提高5.5个百分点;新引进了盒马鲜生、超级物种、天猫无人汽车贩卖机等新零售企业,让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新零售为代表的新经济,是创新驱动带动一线城市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体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劳动力、资本、土地、自然资源等要素驱动,现在已经到了向创新驱动转变的发展时期。一线城市上半年的经济表现成为创新驱动的示范性成果。

上半年,深圳获国务院批准成为全国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建立了肿瘤化学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鹏城实验室、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等重大科研机构;成立了深圳湾硅谷科技创新中心,新增市级以上创新载体73家。这些都是支撑当地经济快速增长的力量。

在北京,高技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7.1%和12.7%;重点行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20.4%,医药制造业增长19.1%;大中型重点企业R&D经费支出增长14.2%,高于一季度6.4个百分点,高于去年同期9.1个百分点。

科研投入提高同样带来了广州新产品的释放潜力。自主研发的广汽传祺GE3车型量产后,令广州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4.9倍;同时广汽智能网联项目加快建设,新引进和培育了小鹏汽车、睿驰电动汽车、小马智行、景驰科技等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创新企业。

对于这些已经进入减量发展的一线城市而言,当前应继续坚持创新驱动,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加快提升供给质量,以供给创新释放消费潜力。同时,通过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培育更多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为全年经济的稳定增长注入新动力。

要想实现创新驱动,其实考验的是地方政府的公共服务型角色控制,即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方面如何做到强力补充。而这些,恰恰是已进入工业化后期的一线城市的优势所在,也势必成为其他城市效仿的路径。

(作者谢良兵为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本文删减版发表在2018年8月1日出版的《新京报》评论版专栏《城市与人》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