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企业债5月惊魂:民企和国企的融资尬舞


原创 2018-06-01 陈晨 创邑icity 0

题图-07.jpg

5月的关键词,是企业债。

在火热的PPP领域,东方园林爆发“今年最惨发债案”,引起业内一篇唱衰之声。金诚集团也陷入5700亿PPP项目违规操作的质疑声中。与此同时,天津国企也陷入债务惊魂,天房集团因深陷千亿沉重负债,引起投资金钩的违约担忧。

一个现实是,在与政府共舞的过程中,民企和国企都跳得很辛苦。

企业债乱象:民企和国企的黑色5月

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其拟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最终只募集到5000万元。背负“今年最惨发债案”的东方园林引发舆论一片哗然——这家昔日在分析师眼中的明星企业,仿佛一朝之间成为舆论中“借新还旧、 高负债率”,并质疑其流动性的问题公司。

人们之所以对东方园林如此关注,不仅仅因为其是PPP领域上市民营企业龙头,更因为受到发债失利影响,东方园林应声暴跌,短短四天,东方园市值蒸发100亿而停牌。接着,整个PPP概念股动荡,更多环保类企业股价下跌甚至停牌。

   东方园林股价下跌.jpg

东方园林连续股价暴跌

5月,陷入企业债舆论漩涡的,还有近年来崛起的PPP新秀——金诚集团。

5月25日,金诚集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对近期持续发酵的5700亿PPP订单违规操作质疑发布了严正声明。

图片1.jpg

事实上,虽然金诚集团在《严正声明》中对媒体质疑进行了回应,但整个事件的发酵一直在持续,证券时报等媒体发布的相关调查文章,引发了公众对PPP项目问题的关注。

证券时报曾在调查后报道称,金诚集团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5700亿元订单大多无据可查。这些订单大多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然而,正是凭借这些并不具备任何法律约束力的或有项目,金诚集团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有业内人士对证券时报透露,金诚集团在很多项目操作过程中都涉嫌违法违规。比如,PPP项目不能有回购,而金诚集团在给投资者介绍时,频频提到项目兜底回购,多重保障;金诚集团在项目操作中,普遍存在着自融自担的情况,这显然是不被允许的。另外,金诚集团对外发售的私募产品,很多时候没有针对具体项目实施分离,存在资金池问题。

同样陷入企业债旋涡的,不只是民企,还有天津国企。先是4月底天津市政建设集团债务违约,然后是5月天房集团被揭还款困难。

中信信托5月10日披露称,“鉴于天房集团近期债务到期较为集中,为确保偿债安全,我司立即就本信托计划到期情况与天房集团做了沟通,要求进一步明确具体还款安排。截至本公告日,天房集团尚未给出按时还款方案,向我司表达了希望协商解决还款压力的意愿。”

天房集团可能债务违约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发了市场对天津地方国企债务风险的担忧。虽然此次信托计划并未发生违约,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市场对天房集团存在的债务风险已经变得风声鹤唳。

信用债市场两极分化:新债偿旧债成为常态

房企大都资产负债率高企,并且呈逐年走高的趋势。

雪上加霜的是,近期国内融资渠道收紧,因此,对众多地产企业来说,为了维持资金链的运转,新债偿旧债的做法更为普遍。但是在融资的路上,信用债市场的两极分化,使民企的融资陷入困境,资金链更加脆弱,这在PPP项目上表现尤为明显。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媒体表示,大环境是,随着政策继续推进结构性去杠杆,信用风险压力在提升。加上管控非标融资和地方政府违规债务清理,企业融资渠道收紧和融资难度进一步上升,民企的风险持续暴露。市场对其规避情绪加重,债券难发将导致再融资压力增大,这又将进一步推升其信用风险。

业内人士指出,为了避免踩雷,不少机构采取了一刀切,给出了硬性指标,要求投AAA级以上的国企。

这当然是因为国企有政府信用背书。

事实上,东方园林此前已经多次发行过债券,还债状况都是正常的,从未发生过债券和银行贷款到期不能兑付的问题。作为一家AA+评级的上市民企,该企业信用状态一直保持良好,这次史上最惨发债案令东方园林高层始料未及。业内人士指出,东方园林的一些认购可能卡在了机构的内部审核上。

2.jpg

此外,由于这期募集资金本计划“5亿元拟用于偿债公司债务,剩余资金拟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这一新债偿旧债的模式引起外界对公司现金流的质疑。

虽然东方园林表示,预计2018年6月和第四季度回款完全可以覆盖公司年内到期债券。但是,联系到东方园林较高的负债率,业内对东方园林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债务违约民营企业依然不无担忧。

目前,东方园林债务承压重、现金流紧张的现象已经显现。根据东方园林一季报,其总负债为268.9亿元,总资产为383.6亿元,负债率为70.1%,即使与同为生态环保行业的园林上市企业相比,也居偏高水平。有消息称,今年将是东方园林债务大量到期集中偿债的一年,到期债务高达37亿元,公司偿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业内人士指出,东方园林的遭遇并非个案,是当下民企融资困境的缩影。随着信用债市场两极分化,也许会出现更多案例。

对国企来说,融资的压力虽然没有那么大,但日子也不好过。

作为天津国资委实控的大型国企,天房集团的债务负担也比较重。公开数据显示,天房集团资产负债率高达85.81%,除了在银行间和交易所发行债券179亿外,截至2017年年中,天房集团累计在56家金融机构的负债超过1000亿。

天房集团被披露可能债务违约后,立即拖累旗下上市公司天房发展。天房发展5月14日大跌逾7%,天房发展发行的“15天房债”近日也大跌。另外,天房发展的短债大都是借新补旧式。比如目前天房发行的债券中,基本每只债券都有一部分额度用来偿还金融机构借款。

据了解,在2017年报告期内,天房发展有5只证券处于发行期,共聚集资金净额超过63亿元,其中有超过30亿元的聚集资金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占比近五成。这5只发行的证券中,“15天房债”与“16天房02”两只证券所聚集的资金净额基本全部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

5月企业债的集中爆发,在侧面反映了政府信用失衡加剧的现实。

企业债危局:彰显政府信用失衡加剧

今年以来,民营上市公司现债券集中违约。这在深层次上,也反映出民企和国企在政府信用背书上的境遇不同。

从资质来看,东方园林作为AA+评级的上市民企,发行主体和债券的评级高于一般民营企业,投资者也普遍认为,其资质较优,且之前并未出现违约情况。如今发行公司债突遇“闭门羹”,令不少机构有些意外。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国企有政府信用背书,一旦发生债务违约,政府出于稳定考虑一般不会放任不管、任其倒闭,而是会给予外部救助。

东方园林尚且在融资时遭遇滑铁卢,其他民营企业的融资难度可想而知。

对民营企业趋之若鹜的PPP项目来说,一些问题同样出在政府的信用背书上。一位资深PPP行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有些人说东方园林的发债危机波及PPP行业,其实恰恰相反。东方园林一定程度上被PPP项目拖累。 

1.jpg                   

该人士补充表示,更准确地说,主要是PPP中的PFI(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即私人融资计划)模式,因为不具运营性,在当前不甚乐观的营商环境下,社会资本向地方政府催钱的手段更加缺乏,因此比一般的特许经营项目更加弱势,也更依赖政府履约信用。

某国有银行对公业务人士对媒体表示,东方园林作为PPP行业领军企业,其项目的合规性没问题,113个项目全部入库未被清理,甚至有多个项目入选财政部示范,但仅是项目入库并无法解决金融机构参与的担忧。可用性付费模式中社会资本如果为了避免不利局面,理所当然选择尽早实现利益提前保本、甚至退出,金融机构就变成“接盘侠”。如果没有政府信用担保,金融机构参与意愿必然降低。

前述资深PPP行业人士表示,这次东方园林的发债失利引发的PPP行业风暴,目前看,是典型的误伤,但本质的问题是地方政府信用难题暂时未解,仅靠入库的增信作用对于金融机构还不足够。行业期待《PPP条例》尽快落地,也期待社会诚信尽快建立。

即便对于国企来说,政府日渐企高的债务率,也在极大地削弱投资机构对国企融资的信心。天房集团作为天津国资委实控的大型国企,依然让中信信托深感债务风险,就是例子。

公开数据,天津政府债务规模逐年上升。2014年尚不到2500亿,2017年已上升到3424亿。政府债务率为83.4%,但如果加上或有债务1420亿,其政府性债务率将突破警戒线,达到117.9%。

和债务规模上升形成对比的是,2017年天津GDP增速仅为3.6%,位列全国倒数第一,财政收入由增转降,当年财政收入规模仅为2310亿。这样的财政状况,让投资机构感到不安。

单单就PPP项目来说,这也反映出企业和政府在很多PPP项目合作上都在背离初衷。

有业内人士指出,金诚集团的PPP疑云,很可能是一个代表。

PPP的目的是在政企平等合作的前提下,通过引入社会资本为公众提供优质的环境服务。利用PPP跑马圈地,关注建设而不重运营,企业、政府是双输,更遑论为公众创造美好的生态环境。


往期回顾:

无人货架:资本加持下的荒诞故事

中国化工园区30强发布:这些园区都是“地域控“?

公号责任人-18 创邑.jpg

640.webp (1).jpg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