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超越深圳成为独角兽企业新乐园,杭州做对了什么?


原创 2018-03-30 张祥耿 创邑icity 1

杭州.jpg

衡量一个城市经济的好坏,不是看它的规模和城市大小。而是要看它以科技创新为标尺的新经济的发达程度。2018年,“独角兽”成为了街头巷尾、线上线下热议的话题。

“独角兽”特指尚未在主板市场上市、在私募或公开市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高速成长型创业创新企业,是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的开拓先锋。独角兽企业是经济体系中最有活力、最具增长潜力的部分,对原创新兴产业的产生以及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榜单 2018-43.jpg

2018年3月26日,拥有天堂美誉的杭州市,在《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以17家、新晋7家的成绩超过深圳,排名在北京上海之后,位于第三位。

除了蚂蚁金服这样的超级独角兽,估值30亿美元的美丽联合集团、估值21.1亿美元的淘票票、估值16亿美元的51信用卡、估值15.5亿美元的钉钉、估值15.4亿美元的曹操专车、估值15亿美元的微医集团等公司,也成为杭州独角兽的代表。

微信图片_20180329170805.jpg

此前的3月12日,第二届万物生长大会发布了“杭州独角兽企业榜单”和“杭州一亿美元以上公司(准独角兽)榜单”,杭州的独角兽数量为26家,准独角兽105家,独角兽总估值超过上海。

尽管两个排名只有相对的准确度,但杭州的独角兽企业发展势头之猛令人刮目相看。那么,杭州有什么“独”到之处引 “兽”来?

阿里巴巴,独角兽孕育的摇篮

谈到独角兽,杭州可以说是它的“发源地”。除了杭州特有的人文景观,适宜的气候,杭州因为有阿里巴巴和马云,才给了独角兽们扎堆“生长”的土壤。

据长城战略咨询长期跟踪研究,平台型企业内部孵化、衍生是中国独角兽企业重要来源。作为浙江省乃至全国最大的平台型企业——阿里巴巴,是这一理论的生动实践者。阿里巴巴通过自孵化独角兽、战略投资独角兽等方式来助推杭州不断孕育出新独角兽,与此同时,也实现了自身产业生态的构建。

2012年,当时中国还没有独角兽概念,人们只是知道支付宝、余额宝在“革”银行的“命”。通过余额宝,用户存留在支付宝的资金不仅能拿到“利息”,而且和银行活期存款利息相比收益更高。10万元一年定期储蓄利息3250元/年,如通过余额宝收益能超过银行利息750多元/年。这就是独角兽蚂蚁金服的魅力。

当初要为小微企业服务的蚂蚁金服,如今已近乎是一个庞大的互联网金融帝国。其业务包括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芝麻信用、网商银行、时光信贷、蚂蚁花呗等,其范围铺列之广让人叹为观止。蚂蚁金服估值目前超过750亿美元,长期占据各类独角兽企业榜单榜首位置。

报告提到,阿里巴巴投资、孵化的独角兽企业最多,高达29家,孵化出的独角兽包括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网络、口碑、阿里音乐、淘票票、钉钉、阿里体育8家,投资布局的独角兽企业则包括小米、滴滴出行、宁德时代、饿了么、旷视科技、商汤科技等。

阿里系独角兽企业总估值达到3028.4亿美元,占全部独角兽总估值的48%。

在独角兽战略投资方面,阿里巴巴作为领投机构先后投资了大搜车、数梦工场。在准独角兽战略投资方面,阿里巴巴聚焦电子商务、企业服务、文化娱乐、互联网金融、医疗健康等领域,先后投资了东家、杭州数云、二维火、易途8、保险师以及微脉等一批准独角兽。

可以说,杭州的独角兽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带有“阿里”特点。在一项统计数据中,杭州独角兽和准独角兽的掌门人中,阿里巴巴集团20人,占比达15%;在连续创业者、科技型人才创业中,曾被阿里巴巴“培养”过的掌门人多达七成。

人才是独角兽企业生长的核心

独角兽企业的培育与发展,创新是关键、人才是核心、金融是支撑、环境是保障。在这方面,杭州引进人才的力度和效果是北上广深不可比拟的。当今城市的竞争,说到底其实就是科技人才的竞争。2017年,杭州人才流入率和海归人才净流入率居全国城市之首,还入选了“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前三位。

BOSS直聘日前发布的《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在二线城市中,杭州、武汉、成都、郑州、西安五个城市人才吸引力最高,2018年选择离开北上广深的求职者,有35.5%的人选择了这五个城市。数据显示,杭州市常住人口在2017年新增了20多万。

根据杭州市委组织部透露了最新的数据:2017年,杭州新接收应届高校毕业生7.93万名,其中硕士以上学历10003名,同比增长高达20.9%。这已经是第三年突破7.5万人。

杭州发布的《杭州市2017年度“1+6”产业国际化紧缺人才需求目录》显示,杭州市技术研发类人才需求比例最高,为44%。其中,信息产业对技术研发人才的需求达到55%,健康产业达到54%,高端装备产业达到47%,文化创意产业达到18%。

2017年,杭州新增市全球引才“521”计划人才55名,带动引进海归人才4068名;新增市“115”计划高端外国专家年薪资助项目23项、引智项目206项,带动引进外籍人才6150名。其中包括了2名诺贝尔奖获得者、2名图灵奖获得者,以及15名来自美、英、德、法、加拿大、俄罗斯等国的院士。

在杭州,外国人才可享受7项出入境便利政策,创业资助最高可达1亿元,优秀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可直接在杭就业并享受相应补贴等。

以上这些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目前杭州人才发展的趋势和生态,也就是创新创业和就业机会多、人才进入难度小、薪资相对高、生活环境及服务配套较好,综合优势强,因而对海外高层次人才有较大的吸引力。

微信图片_20180227180355.jpg

在杭创业的手术机器人领域权威科学家斯里瓦斯塔瓦这样评价杭州:“这里的环境非常理想,我们整个团队很喜欢杭州”。可以说,杭州已经拥有海外人才进行创新创业活动的土壤。

杭州给独角兽生长包容的环境

龚虹嘉作为“天使投资人”,他的投资神话被世人所津津乐道。龚虹嘉有个著名的三不原则:别人不想做、不好做、不敢做的事情,我们才可以去做。在他看来,许多创业公司在没有成形之前,很容易招致传统眼光的白眼,但恰好是这样的“新物种”用技术和模式颠覆掉了原有行业,升级成为独角兽。

当年,通过创业完成原始积累的龚虹嘉从深圳到杭州,拿出245万元,帮助两位在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陈宗年和胡扬忠创业。

龚虹嘉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名叫海康威视的小公司有朝一日能做到市值3000多亿的上市公司,他也因此获得了2.7万多倍的回报。

“在海康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也被视为‘新物种’。杭州政府始终以比较包容的态度对待‘新物种’,这是很多其他城市的执政者没做到的。”龚虹嘉说,“许多一线城市可能更喜欢那些有传统优势的大型企业,杭州对‘从零到一’的新物种、新企业更青睐。”

去年,龚虹嘉多了一个身份,西湖大学的名誉创始董事。在他眼里,这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新物种”,“我很期待西湖大学像它的第一任校长施一公先生所说,用15年的时间,在基础研究和学术论文的排名和高度比肩美国加州理工学院。”

杭州绿盛集团创始人、澳洲学成归来的林东,从食品行业向海洋能领域转型时,在别的城市遭到了冷遇质疑。但他清楚地记得,“杭州人竖起大拇指,赞我有梦想了不起”。

如今,林东带领团队研发的世界首台3.4兆瓦LHD模块化大型海洋潮流能发电机组成功发电,标志着中国在海洋潮流能利用领域跨入世界先进行列。林东说,他感恩于杭州的包容。

可以说,杭州之所以成为创业者的“天堂”,是与这种包容的城市精神分不开的。杭州不仅用海纳百川的胸怀欢迎“新物种”的到来,而且给“新物种”创业以试错的机会。

在杭州发布的《关于支持大众创业促进就业的意见》中,其明确了创业失败时,呆坏账的核销办法,如由创业担保贷款风险基金、担保机构、经办银行分别承担30%、50%、20%的贷款损失,减少创业者“后顾之忧”。

近日,杭州市余杭区重磅发布“1+N10”产业政策。未来三年,余杭区将安排300亿元财政资金,专项用于扶持重点产业发展。值得一提的是,独角兽企业首次被纳入企业扶持政策,这在全国范围算是首创。

与此同时,高新区(滨江)新一轮“1+X”产业政策也已出台,预计未来三年将投入企业扶持资金150亿元以上,而杭州江干区、拱墅区也将出台扶持政策,让更多企业成为未来的“独角兽”。

除了政府,企业也成立专门的基金扶持独角兽。“今年我们专门设立了金融科技专项基金去挖掘和培育这个领域的独角兽。”成功投资了微医集团、连连科技等本土独角兽的浙江赛伯乐创投总裁陈斌说,面对风口正劲的金融科技产业,公司在早段时间专门成立了19亿元的金融科技产业基金,剑指金融科技独角兽。

杭州这几年一直处在互联网+和数字化转型的风口。在阿里的引领下,有政府政策引导支持,城西科创大走廊、高新园区、科创特色小镇、科技孵化器、众创空间不断涌现,杭州俨然成了科技孵化之城、“独角兽”茁壮生长乐园。


延伸阅读:

马云和杭州在2017“收割”顶级科学家最多

互联网看杭州,大数据看贵州,新时代看西安如何“硬”起来

微信图片_20180116092138.jpg

微信图片_20180301161346.jpg


评论

点赞 评论